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一案 重现的六瓣樱(完)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1-3






东山很快就把保安的新证词传给了A组5人。

当天前厅负责安保的人员的确有看到城田清下楼拿过夜宵。之所以上次被询问的时候没有告知这一情况,是因为他那天有点拉肚子,在没有和其他安保人员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擅自离岗去上了厕所,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隐约看到了这一幕。但因为怕自己的行为被上司怪罪,并且看得也不是特别清楚,所以就一直没有说。


结合A组提供的手机挂件以及心之料理亭的监控记录,上面很快联系警署拘捕了城田志。

经审讯,城田志很快就招供了。



东山把审讯视频直接发给了A组后,直接进行了连线:“你们先把视频看了。”

视频里,城田志的背驼的更厉害了,眼睛下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下巴上冒出了胡渣。他有些呆滞地说:“是我做的。”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重复了一遍:“是我做的。”

随后,他低着头阐述了犯罪动机:“那天,雨下的很大。我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声音很大,把我和妹妹都从卧室里引了出来。门外我妈大叫着开门让我进去。我爸拦下了我,他说不许去。我想大概是他们又吵架了,他们其实不太吵架的,一直都是冷战。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犹豫了一会儿,门外就没声音了,我妈好像走了。不久后,就接到了电话,我妈在路上被卡车撞了......”

城田志突然抬起头来,他双目猩红,表情带着狰狞:“是他害死了我妈,都是他的错!”

“所以你就杀了他?”画面外警方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来,显得格外平静,平静得不近人情。

城田志深呼吸了一会儿,冷静下来,又恢复成了之前那副颓唐的样子:“对,我杀了他。其实我当时是犹豫的,我想,如果我进国会大厦的时候被任何保安看见的话,我就放弃。但是那天,出乎预料的顺利,连老天都帮我,是他该死!”

“你杀了城田清之后,有删除过他的电脑数据么?”警方继续询问。

“电脑数据?”城田志迷茫地摇摇头,“那是什么?我不知道。”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



东山问:“你们怎么看?”

松本不紧不慢地喝了口水素水,然后说:“如果撞死城田优子的是她所调查的组织内的人,那当天不放优子进门的城田议员就是帮凶。也就是说,这个组织就是城田议员进行非法交易的对象。最后,因非法交易暴露,政府打算彻查城田议员时,组织又一不做二不休地利用城田志对他父亲的恨意,杀了城田议员,并销毁了资料。”

“和我想得一样。我已经联系警视厅问他们要城田优子对该组织的详细调查成果了。另外对于被捕的卡车司机,也已经联系警视厅详细调查。等有了结果,我再联系你们。”说完,东山打算切断连线。

“等等。”相叶忽然出声,“我觉得还有个问题。国会一楼前厅安保人员的证词感觉很违和。城田志说如果在国会遇到人的话就放弃作案,而这名他理论上一定会遇到的保安偏偏在这种时候离开了工作岗位。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名保安有问题。”

二宫皱眉:“你确定这不只是巧合而已?”

不等相叶回答,樱井倒先笑了:“我哪怕不相信自己的推理,也百分百相信aiba酱的直觉。”

东山点点头:好的,我会把这名保安也列在调查名单内。”

“谢谢boss对我的信任。”相叶兴奋地行了个礼,然后,他的情绪突然低落下来,“不过城田志也真是挺可怜的,因为母亲的死对父亲产生了恨意,却没想到,连这恨意都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

大家都沉默了。

反倒是大野在这时候开了口:“他是个成年人,他在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应该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没什么好可怜的。倒是他的妹妹城田玲奈,几个月内接连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兄长,真是太可怜了。”

“城田玲奈已经被亲戚寄养了。”东山略微犹豫了下,还是说了,“据我所知,她和她母亲城田优子,都是山风的粉。”

一瞬间,五个人心情复杂得难以言喻。



两天后,东山很有效率地把调查结果发给了A组。

对于删除城田清办公电脑内资料的人完全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一楼大堂的保安一天前突然离职,人事信息和档案全都不知所踪。

而撞死城田优子的卡车司机,也于前一天半夜,自杀身亡。

邮件内还有一份附件,内容是城田优子针对这一组织的所有调查报告。

他们只能祈求在其中可以找到线索。

城田优子发现该组织的存在是因为一起儿童诱拐案。接到报案后,城田发现了路口监控拍到过这名儿童被抱上一辆中型车,之后,她和她的下属对这辆车展开了追踪,押送人员发现被跟踪后,直接打开车门枪杀了这名儿童后开门扔出车外。城田他们只来得及看到车内还有其他几个孩子,以及车内贴了一个巨大的六瓣樱的标记,然后就被甩远了。

这个六瓣樱的标记,和十年前政府曾捣毁过一个反政府武装组织的标记一模一样。

警视厅的原计划是等城田优子初步调查完后,根据结果再看要不要让国家安全属接手调查。

然而,城田优子还没来得及完成初步调查,就被撞身亡了。计划暂时搁浅。

东山在邮件中说,所有线索中断,他们的任务暂时结束了。



六瓣樱。看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大野和樱井飞快地对视了一眼。

几乎是同时,相叶失手打翻了水杯,水洒了二宫一身。

“喂,你这笨蛋又......”二宫正要发怒,却看到相叶整个人都在颤抖。

“aiba你......”二宫上前握住相叶的手。

相叶渐渐平静下来,他抬起眼来。他的眼神和平时那个性格开朗,笑起来极富感染力的相叶雅纪判若两人,他眼眸暗沉沉的,其中却似乎涌动着惊涛骇浪。

四个人看着相叶,谁也没有开口。

毕竟做他们这一行的,多少都有点不为人知的过去,他们有个共识,有些事如果本人不愿意说,谁也不会去问。

相叶终于开口了,声音嘶哑,他先只说了四个字:“我的仇人。”

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十年前,我家里闯进来一群人,制服上就是带着六瓣樱的纹章。我父母让我躲进地下室,这才躲过一劫。等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家里所有人都已经......”

相叶没有再说下去,但大家已经都懂了。

大野拍拍相叶的肩膀:“你一定能复仇的,组织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我们一定能揪出来一网打尽。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耐心。只要对方再有所行动,我们一定能够掌握更多的线索。”

相叶闭上眼睛,缓慢地点了点头。



任务结束,生活回到了原有的轨道。

五个人在节目录制的间隙开始准备演唱会事宜。

那一天,二宫忽然说:“我登陆数据库看了这次演唱会参与抽选的所有粉丝名单,其中有城田玲奈,她打算抽两个席位。”

大野看着这条记录,冲二宫点了点头。



演唱会当日,东蛋arina区域离主舞台很近的位置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女生,她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空座位上只放了一把制作精良的应援扇。女生的手上,也举着把应援扇,上面是简单的几个大字:“请为我加油。”

山风五人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对她做了加油的手势。







第一案 完




评论(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