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翔润】在夏天的尾巴上遇见你(一发完)


半现实向

流水账

因为VS上翔君大手的那句松本的生日代表夏天结束,写了这篇,其实我只是想写最后那一段而已😂



————————————



1996年。

在夏天的尾巴上。

樱井翔和松本润相遇在青山剧场。

小小的松本润缩成一团蹲在剧场门口的树荫下,樱井翔小炮弹一样地从远处飞快地跑过来,看到他的时候,就咯咯咯笑起来:“你好像一条歪歪扭扭的虫子哦。”

松本抬头看着他在阳光下晶亮亮的笑容和汗水,小小的个子里仿佛积蓄着无穷的力量,像一颗吸足了水的饱满的大米。


1997年。

小小少年在打打闹闹间慢慢熟悉起来。

松本喜欢跟着樱井到处疯。

他总是缠着樱井,直到樱井被他缠得烦了,暴脾气上来追着把他压在地上挠痒痒,他才挣扎起来说:“翔君太容易出汗了,湿答答的真恶心,你快离我远点啦。”



1998年。

松本在电视上看到樱井参与录制的一个节目。

节目有个主题是讨论喜欢和爱的区别。

樱井一脸小大人的模样,在节目里振振有词地总结:我觉得like是一种概念性的东西,love则是在对一个人的性格的缺陷,生活方式的不同都完全了解的情况下,还能对他说出喜欢的话,就是爱了吧。

松本在电视机前笑得打滚,那个一直和他玩幼稚得要命的游戏的人,居然在电视上说着这么正正经经的话,实在太违和了。



1999年。

那一年,樱井和松本为了节目录制一起去了纽约。

路过马场的时候,樱井逗松本去闻闻马粪的味道。

太阳下的马被晒得身上都是晶莹剔透的汗,莫名就让他联想到了同样汗腺发达的樱井翔。

他回过头来对樱井说:“和樱井翔是一个味道的呢。”

说完他笑着拔腿就跑。



那一年,松本中学毕业了。他嚷嚷着他不想读高中了,反正他的工作和学历没有半点关系。

樱井狠狠骂了他,最后他屈服于樱井的威压,撇撇嘴继续上起了学。



那一年,他们一起出道了。

出道演唱会的后台,松本对着镜头说:“我是樱井翔的头号粉丝,我喜欢樱井翔。”

樱井回头问他:“是like?还是love呢?”

他转转清亮的眼珠子,跑了:“和这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2000年。

松本说他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是遇到了樱井翔的那一天。



2001年。

樱井翔说松本润长长的下睫毛总能令人心跳加速。



2002年。

组合的发展陷入了瓶颈。

似乎做什么都是错的,粉丝慢慢流失。

他们开始彻夜不眠的开会。

发言最多的就是松本和樱井。他们在彼此眼中看到相同的目标,可对于实现的方法,却经常意见相左。他们总是争吵,然后再和好。

松本觉得有点累了。



2003年。

松本的叛逆期姗姗来迟。

他觉得樱井翔过于专制了。

樱井总认为自己是对的,他觉得松本还小,还是当年那个软软的小小的孩子,需要他的保护。

可松本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他明明有独立的思维和意识,他不再需要他,他可以自己一个人披荆斩棘。

他终于对樱井竖起了一身的刺。



2004年。

松本想是不是喜欢和讨厌之间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纸。

他们以前明明那么要好,可现在,只要靠得近点,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他甚至不想和樱井两个人单独录制节目,因为他总觉得他的尴尬会直接冲破屏幕。

他曾觉得世界上樱井最懂他,懂他的梦想,懂他的拼搏,懂他的付出。可现实告诉他,很多时候,他们背道而驰。



2005年。

松本出演了一部热门漫改偶像剧。

他一下子火了。

樱井翔笑着对他说恭喜,他满脸都是喜悦,比自己获得成功都要开心。

松本的走红也给他带来了困扰。

他的身上被贴上了道明寺的标签,所有人见到他的第一反应,都不是松本润,而是:哦,这是道明寺啊。

只有樱井翔,他几乎在每一次的采访里都会强调,松本君就是松本君,他和道明寺不一样,松本君其实是个温柔的人。

樱井不希望道明寺限制了松本的戏路。



2006年。

樱井开始当起了新闻主播。

他重新定义了所谓偶像这个职业的界限,走出了一条特立独行的路。

松本想,这个人从来没有变过,仍旧像个小炮弹那样,横冲直撞的,想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从不惧怕受伤和流血。

松本养成了一个新的习惯。

他习惯在每周一的晚上11点打开电视,倒一杯酒,看最新鲜的樱井翔。

他习惯在新闻结束的时候,对着电视机说一句:お疲れ様です。



2007年。

无悔的付出总会有回报。

他们的组合渐渐地又有了人气。

出道第8年,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登上了东蛋的舞台。

那一天,樱井在舞台上说:“我们的这八年,并不是一个错误。”

松本看着他,眼中泛起了泪光。



2008年。

他们终于第一次登上国立舞台。

他们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给了7万人一个盛大的梦境。

松本润忽然就释然了。

他觉得这一次,自己是真正的长大了。

原来所谓长大,并不是敢于推开身边的人,有了一人独行的勇气,也不是可以同身边的人针锋相对,而是可以包容人与人的不同,可以珍惜身边人的陪伴。

他忽然想起十年前,那个蝉鸣声声的夏天,电视里的少年眼睛闪着光,他说如果对于一个人性格缺点,生活方式的不同完全了解的情况下,还能说出喜欢的话,那就是爱了吧。

他在杂志访谈时说,对我来说,一见钟情是不存在的,只有对于彼此渐渐熟悉,那些小小的like慢慢积累后,最后就变成love了吧。



2009年。



节目录制时,来了个樱井的老友。

松本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随口就问了:“樱井君喜欢隆太君么。”

“一直喜欢的啊。”

松本忽然觉得心里扎下了一根刺,他下意识地追问:“那是like,还是love呢?”

樱井看着他笑:“我找不到话题的出口了。”



不久后,樱井接受某本杂志的访问。

记者问樱井:你觉得用颜色来形容的话,恋爱是什么颜色的呢?”

樱井笑了:“是虹色的吧。”



2010年。

杂志取材最理想的婚礼,樱井翔和松本润去到了青山学院旁的教堂。

教堂里有一架管风琴。

那天,樱井为松本弹了琴。

Hey Jude。



2011年。

樱井翔说:松本润变得更柔软了。他变得不惧怕把自己柔软的一面展现出来了。

松本润说:樱井翔变得更柔软了。他变得不再锋利,圆滑而淡定。



2012年

樱井接了一部战争年代的电视剧。

出于剧情需要,他开始疯狂地减肥。

松本看着越来越瘦的樱井,觉得很难受。

他想给他做好吃的,把他养的健健壮壮的,他怀念起那个全身都是装饰性肌肉的,一到夏天出汗可以出到打湿整件T恤的樱井翔来。



2013年。

这一年,松本迈入了三十岁。

松本润在十三岁的时候遇到了樱井翔,转眼,个位数和十位数就掉了个个儿。

他记得樱井曾说希望能让观众更近距离地欣赏演唱会,于是他当了监督有了移动舞台。

他记得樱井曾说无比热爱DJ,于是他成为了DJMJ。

樱井想要的,松本想一一替他实现。



2014年。

组合迎来了出道第十五周年。

他们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

松本坐在游艇上,装作不经意地瞥了樱井一眼,说:“当年我被风吹得快要摔倒的时候,好像有人一直扶着我呢。”

樱井说:“嗯,是我扶的。”

关于松本润的事情,樱井翔其实什么都记得。



2015年。

樱井翔镜头下的松本润,总是那么美好。



2016年。

属于夏天的岚学。

樱井负责的主题是观星。

说了巨蟹座的故事后,樱井心血来潮地扮演起巨蟹挡在了松本面前,他说我会像这巨蟹一样,不管对手有多强,都会去救你的。”

松本笑着笑着红了耳朵。



2017年。

演唱会。

樱井和松本唱着《come back》跳起了双人舞。

其中的某一段舞蹈动作和和他们还是少年时的一次双人表演的动作一模一样。

时光荏苒。

当年软软的小孩早已能够独当一面。

当年的黄毛少年也变得温柔又稳重。

可这一刻,光阴似乎什么都没有带走,你仍是那个你,我仍是那个我。


我们始终在一起。



2018年。

常规节目录制。

节目组给的talk的主题是从什么时候起,会觉得夏天结束了。

樱井笑看着松本,说是松本君的生日吧,出生在夏天尾巴上的松本润,让我感受到了夏天的结束呢。

后台,樱井翔等着松本回乐屋。
松本一进门,就被樱井压在了墙上:松本君,过了你生日,夏天就结束了呢,你可不许再嫌弃我一身汗味了啊。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