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二案 之 横滨港行动(2)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1-3 1-4

2-1




清晨,横滨港。

作为日本最大贸易港口之一的横滨港永不停歇地忙碌着。卸货,装货,行色匆匆的忙碌的贸易商们,混杂着来看日出的游客,交织成一派人流交织的热闹景象。


通往港口的路边停着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七座商务型车,车上坐着除了相叶以外的A组所有成员。

二宫正瘫在最后一排的椅子上玩着手游,他的前排,大野和松本横躺在椅子上睡得东倒西歪。

樱井坐在副驾上,左右手边各放着本笔电,一台实时接入附近各路口的监控,另一台则连接着海关的监控。

7点25分,身穿蓝色格纹衬衫,配了条休闲裤,梳了个大背头的阿雷西欧出现在笔记本右上角的画面中。

樱井低声说了句:“目标出现。”

大野和松本一秒清醒,坐直了身体,二宫则侧手一撑,便从最后一排直接往前翻,利落地坐在了松本旁边,和樱井一起盯着显示器。

阿雷西欧看起来是徒步而来的,但也可能是开了车,只是停得比较远,所以进入监控是已经是步行状态。

他不紧不慢地走过几个路口,在一辆停靠在码头边的集装箱卡车附近站定,樱井看了眼时间,正好是7点30分。

阿雷西欧和靠在卡车门上的穿蓝色休闲服的男人打了个招呼,上车随便看了几眼,便吩咐车开走了。他和蓝衣服勾肩搭背一起离开了货运码头,沿着阿雷西欧来时的路线走了回去。

很快,两人就走出了最初拍摄到阿雷西欧的那个路口。

樱井立刻联系了相叶:“阿雷西欧走到一丁目了,超出了我的监控范围,你看得到他么?”

“没问题,清清楚楚。”位于一丁目警署顶楼的相叶,几乎可以看到整个街区的全景。他悠闲地靠在围栏上,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早餐包,围栏上居然还放了盒酸奶,如果无视他身边架着的那一柄狙击步枪,相叶完全就是一副登高赏景的游客模样。

相叶盯着阿雷西欧和蓝衣服的动向,并啰啰嗦嗦地向他们汇报起来。

什么阿雷西欧现在走过了电气用品店,什么阿雷西欧在看到爱的母子象的时候还停下来看了几秒钟似乎和蓝衣服说了句话,什么他们拐了个弯现在从超市的正门走到了侧门。

听得车上四人简直想调静音。

期间,樱井还接到了一个来自海关的通知:“刚才运出港口的那车货物已经紧急检查了,和invoice上的物品清单一模一样,全部只是普通的日常用品,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那就是说,真正的交易还没开始进行。

车上的四人交换了下眼神,果然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就在这时,通讯器里又响起了相叶的声音:“两人进了一丁目新造的露天停车场。”

樱井立刻发动了汽车,向停车场方向行驶。



他驶入停车场时,看到阿雷西欧和蓝衣服正在一辆小型厢式货车旁边不知在谈些什么。

他看到距离货车不远处有个并排的空车位,就把车停了进去。

樱井打开车门下车,阿雷西欧和蓝衣服谨慎地立刻停止了交谈,眼角余光注意着樱井的动向。樱井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径直出了停车场。

撑着两人被樱井吸引走注意力的时候,带着大大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松本快速下车,躲在车底几个翻滚后,整个人就挂在了厢式货车的底盘上。

他隐约听到两人操着意大利语说了几句后,货车货舱尾部的门被打开了。

阿雷西欧进去查看了一番,下来后对蓝衣服满意地点点头,他又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蓝衣服的手机响了,他听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就把车钥匙扔给了阿雷西欧。

阿雷西欧正打算锁门,停车场门口方向又传来了脚步声。他手上动作一顿,和蓝衣服一起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是樱井又回来了。

阿雷西欧看着他,右手伸进了裤子口袋。

樱井见阿雷西欧和蓝衣人一直望着自己,他摸摸自己的头有点尴尬地笑了:“真是脑子不好,把钱包忘车上了。”

松本趁着樱井制造的这个空档,从车底探出头,轻巧地一跃,就从阿雷西欧背后钻进货舱里躲了起来。

樱井在两人目光的沐浴下一路上车取了钱包,再路过他们时还彬彬有礼地点了点头,才离开了。

樱井离开后,阿雷西欧稍微有些忐忑,他用意大利语问蓝衣服:“没问题吧?”

蓝衣服吹了声口哨:“没问题的,你是意大利人所以不知道他,但估计日本人人人都认识,是个当红小偶像。”

阿雷西姆点点头,锁了门后,在蓝衣服的目送下驾车离开。



松本在货厢里一通翻箱倒柜后,拨通了连线:“找到了,用冷饮打掩护,最里面的整排箱子里装的都是人体器官,存放非常专业,上家不简单。”

“了解。”二宫速答。

“Leader,紧急求助。”松本又说,声音里带着笑,“我被锁车里了,现在把锁孔的样子拍照给你看,你教我怎么开吧。顺便说下,为了保存脏器,货厢里温度极低,你最好在我冻僵前告诉我,否则我就有心无力了。估计在这个气温下,我们的通讯设备可能也快挂了吧。”

大野的声音仍然是温吞吞的,他不紧不慢地说:“不用发图了。你拿出口袋里的消音枪,朝锁孔开一枪就行了。

“Leader,你真是太无趣了,我还想看看你着急起来是什么模样呢。”松本嘴上调侃着,手上毫不耽误,动作极快地开了枪。他脱身后迅速爬上车顶,把全身紧紧贴在上面。

货车弯进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松本观察一圈后朝天打了个手势。

一发子弹忽然窗户侧门车窗玻璃,贴着阿雷西欧的脸擦过去。

阿雷西欧反应极快地摇下车窗,掏出枪就想反击,松本立刻从车顶翻下狠狠一撞他的手腕,枪立刻脱手飞出。

松本从窗口跃进车内,一下手刀劈向阿雷西欧的后颈,不料阿雷西欧左手掏出一把手枪,直指松本的头顶。

“靠,竟然是个玩双枪的。”松本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他立刻收回动作整个人撞向他的左臂,才阿雷西欧的左臂重重的砸在前挡风玻璃上,枪脱手掉在地上,松本重重一脚把枪踢到了角落。

松本越过阿雷西欧落到副驾上,正打算伸手掏出自己的枪,阿雷西欧立刻识破了他的意图,整个人扑过来把他死死按在副驾上,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相叶看到货车在小路上渐渐偏离了车道,他惊讶的张圆了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不是说他的工作只是开一枪而已么,不是说松本可以立刻打晕阿雷西欧的么,现在看起来,情况有变啊。

货车短短几秒内就冲出了小路,冲向十字路口,路口的其他车辆立刻狂按着喇叭急刹,一瞬间就发生了多起追尾事故。一个小女孩正在过马路,她一脸呆滞地看着正面向她撞来的货车。相叶无心思考立刻一枪打中货车的左前轮,货车往左一偏,险险躲过了小女孩,与此同时,车内的松本润挣扎着去把方向盘,他死命地向左打方向,货车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左转,驶上了大路。

这条路的下一个路口,东山就等在那里。

松本忽然扑向方向盘的举动给了阿雷西欧绝好的机会,他死死掐住松本的脖子把人往身下压,在货车安全左转后,松本瞬间脱力倒在了副驾上。

相叶看到货车沿着大路继续七扭八歪地行驶,他目测了下距离,举枪先打爆了货车的后轮,最后打爆了货车的右前轮。

货车车轮冒着青烟发出刺耳的鸣叫,凭着惯性继续向前行驶。

松本被阿雷西欧死死地压在身下,他挣扎着想去拿角落的枪,却怎么也够不到,阿雷西欧死命地掐着松本的脖子,松本觉得自己缺氧得越来越严重,他四肢痉挛,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完了,要交代在这里了。早知道应该在出发前先告白的,被拒绝总比把遗憾带进棺材强。”松本居然在最后一刻,走神想起了这些事。

忽然,他身上的阿雷西欧翻了个白眼,手上的力量一松,整个人晕在了松本身上。



冷藏车终究在千钧一发之际停在了东山小组跟前。

东山看到松本搬开阿雷西欧的身体坐了起来,手里的电棍甩得就眼看快要戳到松本眼睛了:“不是让你们低调行事么,怎么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你知不知道我们要多费多少警力去处理那些交通事故!”

松本甩甩手脚活络了下筋骨,不紧不慢地说:“我在A组内担当的是文职工作,你们一定要让一个文职出任务,那当然没法像专业人员考虑得那么周到了。”

东山柔柔眉毛:“谁让这次任务紧急人手不足呢。”他说完顿了顿,颇具深意地看了松本一眼:“难道你舍得让樱井来做这种危险任务?”

松本一脸震惊地抬起头盯着东山。

东山指指自己的眼睛对他笑:“我这眼睛可是很毒的,你的小心思,我看得一清二楚。”

松本的耳朵不争气地红了。

东山调戏完松本,指着晕倒的阿雷西欧,正色说:“阿雷西姆也不过是个小角色,关键还要看大野和二宫,能不能追查出人体器官的真正来源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