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二案 之 横滨港行动(完)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1-3 1-4

2-1 2-2 2-3





大野和二宫休整完毕,沿着通风口一路爬行,每每看到缝隙就向下望去,在视线范围内探查地形。

厂房内安静得不同寻常。

两人绕了一大圈后,终于下定决心跳了下去。

他们小心地沿着过道缓慢前进,却没有看到一个敌人。

太诡异了。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回头退回到大门前。

此时大门已经被反锁了。电子门的屏幕上显示着已开启紧急模式,请迅速撤离,距离爆炸还有1小时15分37秒。

“被摆了一道。”二宫看向大野,“现在怎么办?”

“这电子门的系统你破解的了么?”大野问。

二宫摇头:“时间不够。”

犹豫了一会儿,二宫尝试着输入了一串数字。

屏幕上立刻出现一段报错:“密码错误,如连续输错两次,爆炸系统将立刻启动。

“那就没办法了,现在这就是个密不透风的盒子,我们肯定是出不去了。”停顿了下,大野的眼神又明亮起来:“但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来救我们的。现在,让我们继续我们该做的工作吧。”

二宫望着大野,他只回答了一个字:“好。”

两人开始对厂房进行地毯式搜查。

幸好厂房内部的其他门都是普通锁,大野随便摆弄几下几秒就打开了。

除了杂物间,厂房内都是分割得零零碎碎的实验室,按大类分为化学区域,物理区域,以及生物区域,生物区域还饲养着各种动物。每个区域又分割为多间小房间,应该是为具体实验而服务的。

二宫保险起见登陆了实验室的电脑,服务器上所有的实验资料都已经被清空。

二宫飞速操作着键盘的时候,他手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看了眼亮起来的屏幕,拿起来随手飞快地按了几个按钮,屏幕再度暗了下来。

身旁的大野微微有些疑惑地望着他。

二宫苦笑:“是闹钟。我定了个提醒,今天有个我喜欢的游戏公司发售新作,本来打算去买的,没想到却困在这里,快被炸死了。”

大野温吞吞地笑笑,点了点头。

两人又进入了一间房间,搜查已经快步入尾声。

一进屋,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空旷的房间里放了好几张床,每张床上几乎都躺着人,躺着的人的内脏基本已经被挖空,鲜血留了一地。

而房间的尽头,直接放了一个巨大的焚化炉。

还留着的那些尸体应该是方才组织成员紧急撤离时留下的,二宫一个个仔仔细细地看过去。

大野看了眼手表:“没时间了,我先去调查对面的房间,那应该就是最后一间了。到时候把结果报告上去就行了,如果我们还活着的话。”

最后一间房间内空无一物,保险起见,大野还是仔细地环顾了一圈。



樱井离开咖啡店后,立刻联系了东山。

东山难得地在电话里听出樱井声音的颤抖。

他听完前因后果后,开口安抚樱井,声音里是满满的安定感:“别慌,从信号消失的地方开始,这块无信号区域范围应该不大,我们分为空陆两块同时搜索,一定很快能找到他们的。现在相叶和松润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我让他们一起来帮你。



大野慢悠悠地搜查完最后一间房间后开始发起了呆。那些乱七八糟的往事不受控制地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一一闪过,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野的心情仍然是平静的,不见丝毫波动,他仿佛老僧入定似的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等待最后时刻的到来。

突然一声“轰”的巨响伴着滚滚浓烟,一辆跑车直接穿墙进来,墙壁被撞出一个大洞。

也亏的大野反应迅速连续几个翻滚躲了过去,否则估计就已经被碾成了肉饼。

外面的阳光忽然照射进来,让已经在阴暗处呆久了的大野不适应地眯了眯眼睛,他看向那辆基本已经是一团废铜烂铁的跑车。

相叶戴着酷炫的墨镜从跑车上下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冲大野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大野的第一反应却是:“可惜了这么好一辆车啊。”

相叶愣了愣,笑得更灿烂了:“没事,车是东山先生提供的。”

“就算是公家的车,你这救援方式也太暴力了。”大野这才慢半拍地觉得后怕,“我差点就死在你手上了。”

“呵呵,哈哈哈。”相叶尴尬地挠挠头,“我就想着没那么巧的吧,这厂房那么大,哪会刚刚好就压到人呢。”

大野扶额,连他都忍不住吐槽了:“相叶君,不要低估你自己,你可是奇迹boy啊。”

一辆直升机停在被撞出的洞外,樱井从飞机上探出头:“两位能不能回去再聊,这里快炸了。”

“啊......”大野似乎这才想起来这茬,“我去叫二宫。”

他和相叶一起穿过走廊来到对面房间的时候,二宫正在搭一具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尸体的脉搏。

二宫看向大野和相叶:“他还活着。应该是刚刚被送来的,内脏还没来得及被取出。快救他。”

大野看了眼少年被靠在床头的左手:“手拷是被焊死在床头的,打不开的。”

“我们连床一起搬走吧。”相叶说着就要动手。

二宫摇头:“来不及的,我们还有最后一分钟。”

“砍了它。”一个陌生的虚弱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相叶以为听错了,他疑惑地看向床头的少年:“啊?”

少年微微睁开眼睛,脸色惨白,眼神却很清明,“砍了它,一小时内还是有可能再接上的。我不想死。”

相叶和二宫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

“好。”话音刚落,大野毫不迟疑地撕下一条衣服紧紧绑住少年的手臂,然后干脆利落地手起刀落。

床上的少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大野和相叶万分小心地抬着少年,二宫捧着少年的手,三人迅速上了直升机。

驾驶座上的松本一拉操作杆,直升机离地而起,快速升空,几乎与此同时,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响起,整个据点化为灰烬。巨大的气流袭来,直升机猛烈地摇晃了一下。

樱井看向机内横躺着的惨不忍睹的少年,他皱着眉:“不行,来不及了,他失血过多,撑不住的,必须现在就缝合。”

他取出急救包,拍了下少年的肩:“会很痛,你忍一下。”

少年居然还清醒着,他抬起眼看樱井,缓慢地对他眨了下眼,声音低不可闻:“没关系,我习惯了。”

樱井手法专业地消毒,缝合,直到收了最后一针,打了个漂亮的结,才长吁一口气,对少年点了点头。

少年这才安心地晕了过去。


横滨港行动结束一周后,东山给山风发来了邮件。

内容是一段视频。

他们救出的少年半靠在医院雪白的病床上,看起来脸色已经好了很多,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我叫宫本秀树,是个孤儿。我从福利院被绑架后,和车上的其他人一起被送到了组织,组织的标志是六瓣樱,叫作飞樱会。

因为是被蒙着头送来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据点具体是在哪里,但那里地形复杂,戒备非常森严。为了防止送过来的孩子逃走或反抗,组织会在我们体内植入一块芯片,随时可以对我们进行电击,我们的生死完全被掌握在组织手中。

来到据点后,上面会让我们自行选择想学知识或是学格斗。我对自己的运动神经很有信心,一开始,我选择了学习格斗。

我觉得我来到了人间地狱。每天的训练都艰苦至极。每半个月会有一次评测,可能是抽签组队,可能是偷袭,也可能是单打独斗,但每次测试,都必须淘汰10%的人,也就是说必须在十分之一的人死亡后,测试才会结束。”

听到这里,相叶倒吸了一口气。

早就录好的视频里的少年并不会回应他的反应,他自顾自继续讲下去:“有一次,我运气很好的在测试过后个人成绩排名第一,上面说第一名可以得到奖励,他们能满足我的一个要求,我因为再也难以忍受这样的生活,告诉他们我想换去学知识。

上面同意了。

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学知识再苦也苦不过我之前的训练和测试,结果我错了,那里才是真正的人间地狱。”

听到这里,一直很平静地垂着眼的大野智忽然抬了下眸子,放在茶几底下的手微不可见地颤抖起来。

“组织对于武力的需求人数要远远大于脑力。而他们对于所谓的文职工作的要求也比一线作战的人员要求高得多。他们会短时间内让我们完整记忆各领域的知识,一旦有错误,就会利用芯片对我们施以严酷的惩罚。他们持续在人体极限范围刺激我们的痛觉神经。”宫本秀树苦笑起来,“那种感觉真的是......

和学习格斗时一样,每半个月我们会进行一次测试,淘汰的那10%的人,会当众被渐渐调高强度的电击电到死亡为止。相比之下,格斗测试的时候只是死在对手手上而已,真是太仁慈了。

我们压力实在太大,跟本没时间睡觉,他们很残忍的直接把控制我们体内芯片的遥控器交给我们自己,我们为了保持清醒,有时候只能对自己下手。甚至在剧痛刺激下,我有时候居然还能困得睡过去。

那时候,前一天睡在边上的人,后一天就可能会突然疯了或自杀了。没有人会去管他们,我们只是麻木地继续做该做的事。

再后来,上面决策改变,不会直接杀死考试失败的人,而是在我们昏迷后,送到解刨中心......再后来的事,你们就知道了。

现在,东山先生已经取出了我体内的芯片,我彻底安全了。”

相叶紧紧握拳,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哪怕不是为我自己报仇,我也一定要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我们一定会的。”松本拍拍相叶的肩,语气坚定地又重复了一遍,“我们一定会的。”

宫本秀树停顿了一会儿,语气明快起来:“东山先生和我商量过了,他说我可以选择回到普通的生活中去,或者由政府出资继续让我学习,等毕业后,直接为政府部门工作。我选择了后者。过几年后,我们很可能就是同僚了。”宫本狡黠地笑笑,第一次露出了符合他实际年龄的表情,“在此之前,就让我先成为山风的粉吧。”

“呀,暴露了。”相叶的下巴惊得快要掉下来。

“不愧是东山先生选中的人呢。”二宫微笑。

视频结束后,松本合上了笔电,伸了个懒腰:“这一案终于结束了。大家休息吧。”



“兄san想学什么呢?”少年仰起头看他。

“我想学身手。”

少年微微笑起来:“那我和兄san一起,只要和兄san一起,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不,你去学知识吧。我不想和你竞争,而且,你头脑那么好,一定不会有问题的。我们一起努力活下去。”

“Leader,Leader。”松本的手在大野面前挥动,“你发什么呆呢,会议结束了,你可以钓鱼去啦。”

“啊......”大野这才回过神来,“我知道了。”

他抬起眼来看向樱井,樱井已经拿了张报纸,回房了。



“咚咚。”房门被敲响了。

樱井打开门,大野站在门口定定地看着他。

樱井笑笑,侧过身让大野进门。

“对不起。”大野站在房间中央愣了很久,才没头没脑地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兄san,我们那时候并没有这么......”

“你说谎。”一向淡定的大野第一次流露出极端痛苦的眼神,连表情都微微扭曲起来,“从小,翔君对我说谎的时候,眼神总是会下意识地闪躲一下。”

“......”

“我错了。我后悔了。当年我应该把你留在身边,我应该保护你,我不应该推开你,自以为是地选一条自以为对你好的路。”大野双手握拳,指甲深深嵌进肉里。

樱井拉着大野坐到写字台边的椅子上,按着他的肩膀:“兄san,你没有错。你是对的。以我的资质去学格斗技,肯定是不行的。如果像你说的那样由你来保护我,那么,我们两个很可能都已经不在了。你看现在,我们不都好好的么。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樱井认真地看着大野,眼神坚定又骄傲:“现在,让我们一起灭了那个死灰复燃的组织吧,就像当年东山先生救我们那样,把那些受害者,全部救出来。”





第二案 完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