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三案 殊途(1)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晚上11点30分,藤岛美奈把卖剩的几个菠萝包处理完,就换下工作服,拉上店门,下班了。

她乘坐新宿线经过都心进入市郊,从一之江站出站,哼着歌走在回家的路上,她戴着顶黑色的贝雷帽,拎着粉色的小皮包,高跟鞋撞击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市郊的路空旷而安静,路灯把她的影子拉的很长。

藤岛的家位置有点偏,从地铁站出来后,还要换乘公交坐两站路才能到达,但三更半夜公交车班次非常少,花时间在站台干等还不如直接步行回家,一般情况下,藤岛都是直接用走的。

反正全当是锻炼了。藤岛这么想着。

她拐进一条小路,这是一条近路,穿过去后就到家了。小路上路灯昏暗,空无一人,但藤岛已经习惯了,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

和昨天,前天,以及更久前一样,藤岛几乎每天都会走过这条路,来来往往,巡回往复,而这一天,原本只是这无尽轮回中的某一个将立刻被遗忘的片刻而已。

一片樱花花瓣飘落在藤岛脸上,藤岛抬头望去,看到路边的樱花树已经稀稀拉拉地开了些早樱。

“啊,春天了呢。”藤岛轻声感叹了句,声音里带着点点的喜悦。

忽然路边忽然窜出一个黑影,藤岛只看到银光一闪,自己的胸口就泛起一阵凉意。

她下意识地低头去看自己的胸部,只见上面插着一把匕首,只余刀柄露在外面,刀刃部分已经一点也看不到了,红色的痕迹渐渐从衣服上晕开。

藤岛惊恐地看着衣服上的那块红色,缓缓倒了下去。


松本召集A组开会的时候,立刻收到了来自二宫的吐槽:“这才隔了两个月不到啊,怎么又有任务了,频率也太高了吧。我需要加工资啊加工资!”

松本瞟了他一眼:“你自己和东山先生去说。”

大野柔柔眼睛,一脸没睡醒的样子,他是海钓钓到一半被紧急叫回来了,据他说他为了钓鱼已经48小时没有睡了。

这次难得连有工作狂倾向的樱井都抱怨了:“杀人案的调查连着演唱会,巡演结束就发生了横滨港那案子,完了就直接把我扔去采访冬奥,我这才刚回来两天,居然又有新工作了?!”

“嗯,我会向东山先生反应的。”松本点点头。

二宫小尖嗓立刻叫了起来:“松润你区别对待啊,凭什么我就要自己去说!”

松本摸摸自己耳朵,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

幸亏全团最有工作热忱的相叶兴致高昂地开口帮他解了围:“我们快来看看工作内容吧。”


东京街头,连续两周的周日,都发生了极其诡异的杀人事件。

两起案件的死者毫不相关,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尸体的“陈列方式”。死者同样被肢解为六块,分别是头,四肢,以及躯干。六块尸块呈放射形排列,中心点放置着一朵樱花。同时,案发现场虽然相隔甚远,但都种植着樱树,尸体都同样是被放置于樱树底下。从出血量等现场情况来看,两具尸体并没有经过搬运,是直接在这两处被杀害并肢解的。

二宫点开两处案发现场的照片。照片上的画面透出一种诡谲而疯狂的美丽。

中心点的樱花仿佛花蕊,向外展开的尸块如同花瓣,合着满地鲜红的血液,就像是在生命尽头怒放的鲜花。

“六瓣樱!”相叶不自觉地惊叫出声。

众人的神色凝重下来,由尸块构成的图腾居然隐隐象征着他们正在调查的组织的标志。

难怪着案子会落到他们五人头上。


二宫展开了案情的详细调查报告。


第一起案件发生在9天前的周日。

死者井口洋一是一名年过半百的工程师。那天他和朋友在酒吧喝到凌晨,随后就先离开了。按他朋友的供述,井口当时口条和思维都很清晰,并没有醉酒迹象。

 他在饭田桥附近被人割破颈动脉死亡。

饭田桥是井口回家的相反方向,后据警方调查,井口养了个情人,就住在新小川町,案发当时,他应该是在前往情妇住所的途中。

井口被杀害后,他身上的衣服因被肢解都已经破碎不堪,凌乱地裹在尸块上,他常年带着的假发被取下,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被摆放在一边。假发下放了张纸条,纸条上印着:

“一緒に遊ぼう。見て、ミダレの始まりだ。”

(一起来玩吧。看,一切纷乱的开始。)


第一起案件案发一周后,也就是两天前,发生了第二起案件。

死者名叫藤岛美奈,是一家甜品店的店长。她平时为人和善,并没有和其他人产生过严重的纠纷。她对待工作也很认真努力,所以才能够年纪轻轻就晋升为店长。

藤岛是在回家路上被杀害的,被一刀刺入心脏毙命。凶手行凶手法干净利落,丝毫没有迟疑。

和井口同样,藤岛身上的衣物也已经看不出原貌,唯一完好的只有她的贝雷帽,贝雷帽被盖在死者脸上,现场勘查人员拿起它时,发现帽子里放了张纸,这次纸上打印的字是:

“ソレは百を単位にしての計算式である。”

(那是以百为单位的计算方法。)


读完资料。五个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显而易见,这是一起无差别杀人事件。从凶手的留言来看,他紧紧把这当成是一场游戏。他甚至会在每次犯案时留下提示,以提升这场游戏的趣味性。

这种案件,往往是最难侦破的。

松本最先打破了沉默:“按照凶手的犯案频率,下一次杀人应该就在五天后这周日。我们必须在周日前解开谜题。”

相叶跑到墙角,沿着墙边推出了一块巨大的白板,他三下两下把犯人的两句提示写上去。


一緒に遊ぼう。見て、ミダレの始まりだ。

ソレは百を単位にしての計算式である。


相叶敲了敲白板:“来吧,开始推理吧。”

樱井盯着白板看了会儿,说:“第二起案件的留言里,那个ソレ(SO RE:那个)的用法很奇怪,如果说第一条留言的ミダレ(MI DA RE:纷乱)特地写成片假名是为了强调这场纷乱的话,那ソレ要强调的是什么呢?”

二宫点点头:“对,这一点我也觉得很违和。另外还有一点,我觉得用来放提示纸条的贝雷帽和假发,都是有象征意义的。”

相叶一脸兴奋地盯着两人:“那到底代表的什么呢?”

樱井和二宫不约而同地摇摇头,二宫说:“不知道,完全没有头绪。”

相叶有些失望地撇下嘴角。

从头到尾都在闭目养神的大野这时候开口了:“现在已经太晚了,我们先好好睡一觉,明天沿着两名死者被害当天的路线走一遍,也许能有意外的收获呢。”

“欸?”相叶睁大黑白分明的双眸,“Leader,你居然没睡着啊。”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