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三案 殊途(2)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1-3 1-4

2-1 2-2 2-3 2-4

3-1



酒吧【铃】里放着B'z的摇滚,灯光昏暗,微醺的人们碰杯,热舞,把白天的压抑宣泄在这光影迷离的喧嚣里。

酒吧一角,坐着两个男人,面前放着威士忌,刷着手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要命要命真要命......”松本盯着面前的酒杯面上故作镇定,心里却在碎碎念,“这工作怎么搞得像约会一样,完全平静不下来怎么办,明明上次生死关头还想着要表白的,结果一脱离危险就孬了。现在气氛这么好,要不要趁机告白呢?可我明明是来工作的,假公济私真的不太好啊......”

松本沉浸在自己的思里,完全没听清对面的樱井说了什么:“欸?你说什么?”

樱井把手里的手机推过来,苦笑道:“就说我们两单独出来太危险了嘛,已经被认出来了。”

松本看着樱井的手机推特上显示着的目击情报:“在某酒吧看到山风成员了,松本和樱井两人单独喝酒中,有生之年啊,SJ约会了!”

松本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起来了,他打心底里庆幸还好店里光线幽暗,否则可一眼就被看穿了。但心里又有个小人一直叫嚣着要他顺水推舟把这话题继续下去,直接告诉樱井,摇传两人约会算什么,我是真的想和你约会啊。

然而当松本还在允自纠结的时候,樱井看了看手上的表:“到点了,我们走吧。”

——时间指向凌晨,正是案发当日井口洋一离开这家酒吧的时间。

从【铃】出来后,步行5分钟,就是永田町地铁站,松本和樱井坐上了南北线。因为时间已是凌晨,地铁上几乎没有人,车厢里空荡荡的,就只有司机不紧不慢的报站的声音时不时地响起:

“四谷”,“市谷”,随后就是饭田桥站了。

松本和樱井下车后,便向着井口的情妇住所的新小川町方向走去。

两人在夜色中不紧不慢地走了10来分钟,来到了一个栽种着樱树的街心公园,公园里被拉了警戒线,那里便是案发地点了。

两人站在公园边观察了下四周,樱井从包里拿出相机拍了些街景照片。

“现在是午夜12点32分,和法医推断的井口死亡时间的凌晨1点左右差不多。”樱井看着手表说,“这应该就是井口被害当天的行程了。我们回去吧,等Leader他们从另一案发现场回来再讨论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松本点点头,他低头看自己和樱井被月光拉得长长的若即若离的影子,叹了口气,错过机会了呢,下次吧,下次再把自己的想法,好好传达给樱井。


大野赶在位于浜町的甜品店关店前走进店里买了些蛋糕和面包。

可能是店长被害的缘故,大野总觉得当班的店员有些无精打采的。

他拎着纸袋走到距离甜品店不远处的路口。

相叶立刻接过大野提着的纸袋,从里面拿出一个草莓蛋糕,就蹲在角落吃了起来。

大野也蹲下来取出了个面包,塞在嘴里嚼着,面包脸被面包撑得鼓鼓的,让他更像个烤焦的面包了。

二宫没有蹲下,他靠在墙边遥遥看着还亮着灯的甜品店,时不时嫌弃地低头看一眼蹲在地上兴致勃勃吃夜宵的两人。

在相叶解决了一个蛋糕和两个菠萝包,大野解决了一个巧克力面包后,甜品店的灯关上了,店员从店里走出来,锁上店门,下班回去了。

“我们走吧。”二宫话音未落,大野和相叶就已经拍拍身上的面包屑站了起来。

相叶对二宫撇撇嘴:“Nino,我好像吃多了,有点走不动。”

二宫一巴掌拍在相叶的后脑上:“谁上你上班时间偷懒吃夜宵了,还吃那么多,你是白痴吗?”

三人聊着天走向浜町地铁站。工作日的深夜,算不上市中心的浜町站几乎没什么人进出。

相叶拿着相机对着地铁站一通乱拍,顺手又从地铁站的架子上取下了一张东京地铁线路图。

随后,他们坐上了前往市郊方向新宿线。地铁上只有身着西装的寥寥几人坐着睡觉,头一点一点的,一看就知道加完班回去的公司职员们。

新宿线途经森下,菊川,住吉,西大岛,大岛,东大岛,船堀,第八站就是一之江了。

三人下车后,向着藤岛美奈家走去。

“三更半夜的真吓人啊。”相叶怕冷似的搓着自己的手臂。

“这地方真是太偏了。”二宫随口附和,“亏得她一个姑娘家每天都敢一个人这么走。

和樱井松本组一样,三人在案发现场附近站定,拍了些照片后就收工了。


大野,相叶和二宫回到六本木据点的时候,松本和樱井还没回来。

相叶把那块大白板从墙角移了出来,白板上还留着上次他写上去的两行凶手给出的提示。


一緒に遊ぼう。見て、ミダレの始まりだ。

ソレは百を単位にしての計算式である。


相叶把这次拍摄完的照片打印出来贴在提示句的下面,又把地铁线路图也贴了上去。

东京地铁线路图展开后非常大,占了白板一大半的面积,以致于一眼望去,白板上最醒目的就是那张线路图,其他照片反倒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相叶干完这些,樱井和松本也回来了。

相叶又把樱井拍摄的照片也打印了出来贴在白板上。


会议开始了。

五人看着案发现场的照片,讨论了很久,也并没有得出什么准确的结论。

两处案发现场没有丝毫关联,同犯人留下的那两句话也扯不上什么关系。

他们不禁有些焦急起来。

小恶魔二宫立刻把气撒在了相叶头上:“你看看你弄出来的白板,一眼望去就只能看到地铁线路图了好么,你把案发现场附近的照片印得也太小了。再说了,地铁线路图有什么好特地拿来的啊,那东西网上一查不都有了么。”

相叶撇撇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觉得很重要嘛。一看到就忍不住拿了,还总觉得要贴在白板的正中间。

“你的直觉?地铁线路图很重要?”四个人瞬间重视起来。

五人重新一点一点仔仔细细地对着那张图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都快背下来了。

“我知道了。”二宫盯着地图右上角的站名灵光一现,“案发现场凶手留下的提示纸条暗示了案发地点。”

二宫指着线路图上的一之江站,一之江站的汉字站名旁用小字标着:S18。

“S是新宿线(SHINJUKU线)的简称,18代表这是这条线路的第18站。藤岛一案凶手留下的纸条上,唯一的片假名是ソレ。片假名最初不就是为了区别外来语么,如果把ソレ直接写成罗马音的话,那就是SORE。”

二宫在白板上写下了大大的四个字母。

“这四个字母中,辅音是S和R。”二宫又指了指地铁线路图右下角的东京地铁名称一览表,东京地铁里并没有代号为R的线路,在这个词中,如果S代表的是新宿线,而R恰好就是字母表里的第18个字母,S18,正好就是一之江站。”

“那元音O和E呢?”相叶开口询问。

“代表距离。O是15,E是5,案发现场在距离地铁站的两公里开外。”

“ソレは百を単位にしての計算式である。(这是以百为单位的计算方法。),O和E相加是20,20乘以100的话,正好是2000米,看来没错了。”大野补充道。

“Nino,你太厉害了!”相叶看着二宫一脸崇拜。

“不对,有问题。”松本皱着眉开口,“在井口洋一的案子里,留下的字条里片假名的罗马音是MIDARE,但饭田桥站是N10啊,完全对应不上。”

“真的耶......”相叶的脸垮下来,大家一时间沉默下来。

“不是饭田桥站。”樱井走到白板上贴的地铁线路图前,手指点着地图上浅绿色的南北线,沿着线路往上移了一点点,指向它的下一站后乐园,“MIDARE表示的是后乐园。后乐园站有两条线路交汇,除了南北线,还有丸之内线(MARUNOUCHI线),MIDARE的三个辅音中,唯一能表示地铁线路的就只有M,D和R相加是22,M22正是丸之内线的后乐园站的简称。而案发地点距离后乐园站恰好1.3公里,和三个元音相加的结果相同。”

“太棒了。我们真的解出来了!”相叶喜笑颜开。

可樱井却完全没有相叶的兴奋,他沉吟道:“可是,仅凭我们解开的这些谜底,根本就没有用,因为我们无法根据这些去推测,犯人下一次犯案的地点到底会在哪里。”

“犯人给出的信息里,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所没有注意到的。”二宫紧紧盯着白板上的那两行字。



----------------------------------

这文写的我好累啊

有bug务必告诉我哈

等这坑填完后,下一篇一定要写小白文2333


附上东京地铁线路图

https://wenku.baidu.com/view/d1f22857ee06eff9aef80791.html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