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三案 殊途(3)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四天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

A组几乎每天都在案发现场和六本木据点间两点一线地奔波,却并未再发现更多的线索。

很快,新的周日到来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五人的心情越发焦急起来。

一方面,他们并不希望发生新的案件,因为那意味着又会有无辜的人丧生,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许新的案件会带来新的线索,让他们找到更多破案的可能性。


周一的凌晨,来自东山纪之的邮件提示音响起,五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已经预料到了邮件的内容。

这次案发地点在西葛西附近,死者是一位男性,名叫山本让。数小时前,他作为婚礼司仪刚主持了一场婚礼,婚礼结束后,他在回家途中惨遭杀害。

和前两次一样,凶手的凶器仍然是刀,这次刀刃直接从咽喉部穿过,一刀致命。尸体仍然被肢解后放在樱花树下,他的领结被取下,仔细地放在一边,下面放了张纸条。

这次纸条上的留言是:

“一番大事なのはTOPになることだ。”

(最重要的事情是成为TOP。)


松本手肘撑着茶几,手指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下巴,“西葛西站是T16,案发地点距离车站1.6公里,果然和我们的推论一致。”

二宫点点头:“这一部分的确没有问题,让我疑惑的是这次难得犯人居然没有用片假名而是直接使用了英语,这是为什么呢?”

“我也找到个违和的地方。”相叶指着图片上死者的领结,“凶手把刀刺进被害者脖子杀死了他,这个动作其实很容易就会扎坏领结的吧,可山本的领结却完好如初,说明凶手杀人的时候是特地小心避开领结的。”

二宫走到白板前,在上面依次写下“假发”,“贝雷帽”,“领结”,他边写边说:“这几样东西,对于犯人来说,果然是具有特别的象征意义的。”

然后,二宫又继续写下了几个留言内的关键词,“MIDARE”,“SORE”,“TOP”。

写完后,二宫放下笔,回到沙发前坐下。

樱井看着二宫的字迹,有点犹豫地说:“犯人说最重要的是成为TOP,截止到现在为止,他唯一一次使用了英语,那这句话会不会其实是在说,关键点在英语上。英语......”说到这里,樱井忽然顿住了,他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起身就往洗手间冲去。

留下的四个人面面相觑,松本愣了一会儿,立刻跟着樱井进了洗手间。

樱井趴在洗脸池里干呕了几下,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慢慢平静下来。他用手接了点冷水洗了下脸,回过头来看到一脸担心地望着他的松本,樱井笑了下,拉着松本的胳膊回到了客厅。

他在沙发上坐下,说:“我解出犯人给的谜题了。”

相叶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一脸期待地看着樱井。

樱井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说了下去:“Stooped Mistreater。意思是佝偻的虐待狂。这是10年前飞鹰会医学课程的一个老师的绰号。那个驼背的老头是个秃顶,他总是带着假发,来上课的时候会戴着贝雷帽,系着领结,还拄着拐杖。”

“那就和这些被害者的留下的特征一模一样了。”相叶激动地拍了下桌子,“所以犯人是十年前组织内的人?他对那个秃头老师有恨意?才会杀有相似点的人?可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啊。难道是在变态的地方待久了自己也变态了么......”

二宫看着樱井,问:“翔君为什么会知道十年前组织内的信息,还能说的这么详细呢?”

“因为那个佝偻的虐待狂,曾经也是我的老师之一,我和leader,都是当年被东山先生所救的,飞鹰会受害者中的幸存者。”樱井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叹息,“这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可惜他误入歧途了。”

这时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大野把话题的重点拉了回来:“翔君说解开了谜题,是指知道下次案发地点会在哪里了么?”

“嗯。根据凶手的暗示,关键点在于英语。目前出现在提示中的片假名转换成英语字母的话是SORE,MIDARE,还有本身就用了英语的TOP,把这几个字母从Stooped Mistreater这个单词里去掉的话,最后留下的字母是TRATE,重新排列下顺序的话可以变成ラッテ(拿铁:RATTE),这大概会是凶手准备在下一个提示里使用的关键词吧。

这几个字母按照之前的规则转换成地铁站的话是T18,距离浦安站半径600米的地方。”

“距离浦安半径600米的种植着樱树的地方。”二宫双击鼠标打开东京地图后以浦安站为中心点放大,“只有这一处。”

“对。”樱井补充,“凶手认定的象征性物品中,还没出现过的是拐杖。这次他应该会杀死一个拄着拐杖的人。”

“时间,地点,被害人特征都知道了,我们到时候直接去现场抓现行吧。”相叶冲樱井竖起大拇指,“翔君真是太棒了。”

樱井却摇了摇头,情绪有些低落:“我应该早点想到的,至少在第三起命案发生前就应该想到的。是我的错,我可能不自觉地回避着不想去想起以前的事情吧,所以才一直没有看到那些关键点,是我害死了山本让。”

“不是的。”松本看着樱井的眼睛认真地说,“幸亏你想到了,因为你解开了凶手的留言,才能够让即将被害的第四个人得救。是你救了第四个受害者,翔君,谢谢你。”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