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翔润/润翔】望断归途(4)

破镜重圆


强强无差


正剧。复仇文。


—————————

时间的脚步转眼已经走到了一月下旬,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东京都内气温居然降到了零下,亏得街上还攒了些过年时热闹的余温,才令人在心情上稍稍回暖了些。

大野友奈刚刚联系了松本,说有个紧急会议,无法赴约了。

接到电话的时候,松本已经出门了,他漫无目的地开着车兜了会儿风,等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停了车来到了六本木之丘的展望台。

他盯着远处的东京塔发了会儿呆,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会什么会来到这里。

现在是1月24日晚上。

在已经湮灭的时光那头,松本会在每年这一天画上句号的一瞬间,给樱井翔玩一个吹灭东京塔的中二游戏。

“翔君,生日快乐!”松本每每卡着零点的钟声,打出一个响指。

东京塔应声而灭。

“哇,我们小润真的是太厉害了。”樱井就会配合地摆出一脸崇拜的表情。

松本自嘲地想,太难戒了。即使他什么都没想,他的身体还是脱离意识习惯性地来到了这里,哪怕身边的人已经不知所踪。

这十年来,他没有错过一次。

在零点的时候,一个人对着空气,道一声“生日快乐”。

松本无奈地遥遥头,在寒风里缩了缩脖子,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与他隔着几个上来观景的游客,同样望着东京塔的方向,他的侧脸线条一如既往地干净漂亮,岁月似乎格外优待这个人,十年岁月,竟然没怎么在他脸上刻下风霜痕迹。

“翔君......”松本不自觉地叫了他一声。

松本看到对方听见呼唤似乎愣了下,然后把脸转向了他的方向。他们隔着一堆路人遥遥相望,樱井目光沉沉,隔着重重人影,看了过来。东京的霓虹光怪陆离地印在他的眼底,让松本看不真切。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

他这是想起来了?

随着这念头在松本昏昏沉沉的头脑里一晃而过,松本的心高高地悬了起来。

樱井向他走来,一步一步,仿佛穿越了漫长的岁月,长途跋涉,最后停在他的面前。

然后,他听见樱井说:“松本桑,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松本心脏沉沉地落了回去,他的笑容却扬了起来:“好巧。”

他闻到樱井身上淡淡的酒气:“樱井桑这么好兴致上来看风景么?”

“刚陪客户在楼下吃了饭,现在上来醒醒酒。”樱井靠在围栏上,“松本桑一个人么?”

松本耸耸肩:“被未婚妻放了鸽子。”

“这么惨。”樱井失笑,“不过我觉得我比你更惨,在生日前一天陪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人扯皮,被灌了一堆酒,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天台迎接自己的生日。”

樱井自嘲地对松本笑笑,笑得松本的心一下软了下来,他不经大脑地脱口而出:“我陪你过生日吧,等零点一到给你个惊喜。”

樱井看着松本,眼里亮晶晶的,仿佛盛满了整个星空:“万分期待。”

此刻,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美好得如同一幅画卷,其中多少真情,多少假意,都不重要了,他们看着脚下波澜壮阔的夜色,把全部真心隐藏在无关紧要的谈笑风生下,只为成全这片刻的谎言。


松本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画面上显示的时间是23点20分。

来电人显示是大野友奈。

松本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好像从一场梦里一下子惊醒。

回归现实后,他甚至有些感激这通电话,没有让他沉溺进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他接起电话,美奈子的声音通过电波传来,略微有些失真:“我会开完了。你不在家?周围有些吵啊。”

“我在六本木之丘看夜景。”

“这么好兴致?”大野友美调笑,“不会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吧。这么快就把你的承诺忘了么?”

松本跟着她笑:“就我一个人,要一起么?”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一会儿见。”

松本挂断电话,樱井一脸戏谑地看着他:“怎么,未婚妻查岗了?”

松本点点头:“嗯,说是一会儿过来。”

樱井冲松本狡黠地眨眨眼睛:“介意有个电灯泡在么?我是真的挺好奇把松本桑收服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呢。”

松本学着他的样子眨眨眼:“可以啊,只要樱井桑别化身FFF团烧了我们就成。


十多分钟后,松本友奈就出现在了展望台。

看到和松本润站在一起的樱井翔,大野友美愣了一下。

松本介绍:“樱井翔,我以前的同学。刚刚碰巧遇上了。”

大野友美向樱井伸出手:“大名鼎鼎的樱井桑我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润君居然会有这么高大上的朋友。”

“不敢当不敢当。”樱井爽朗地笑着摇头,光明磊落地把大野友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却偏偏一点都没让人觉得他失礼,“是我厚着脸皮说要留下来看看征服风流倜傥的松本桑的人的,果然不一般。”

虽说樱井翔和大野友美算是初次见面,但两人都是开朗又健谈的性格,很快就聊在一起,熟络了起来。甚至松本都觉得自己被冷落了,隐隐吃味了起来,虽说他自己也搞不清到底在吃谁的醋。

樱井不知不觉说到了自己的爱好:“最近我喜欢上钓鱼了,特地搞来搜船,不过还没考航海执照,看得见开不了,手痒的不行,要是你们谁认识会开船的钓鱼爱好者就好了,我们可以相约一起出海。”

“这可真太巧了。”大野友美兴奋起来,“我弟弟就会开船还喜欢钓鱼,他还说他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买不起一条船呢。”

两个人一拍即合,在松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始约起了钓鱼。

松本苦笑,怎么一个两个的都不征求他的意愿呢。

“松本桑,那就这么说定啦。”樱井终于把他这号人记起来了,他笑盈盈地把手机递给松本,“我还没有你的手机号呢,交换下吧,等和大野桑商定好时间后再联络我哦。”

松本接过樱井的手机,机械地输了一串号码,然后按了拨打按钮,看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后,他挂断电话,把手机还给了樱井。

樱井看了眼留在自己通话记录里的那串数字,随后,转头看向东京塔的方向。

松本的电话号码没有变过,那个号码,他可以倒背如流。

大野友美侧过头去打了个大大的哈气。

松本温柔地看着她:“困了么?明天还要上班,我送你回去吧。”

大野友美点点头,和樱井告别。

松本对樱井笑道:“不陪你过生日了,未婚妻最重要。”

樱井装出一副夸张的受伤的表情:“见色忘友,太过分了。”随后,对他们挥挥手,目送这对连背影看着都无比般配的情侣渐渐走出他的视线,他的眼里似乎有千百种情绪流转而过,让印在他眸子里的星空和霓虹都失了色。

直到在也看不见松本与大野友美,樱井才转过身,对着东京塔的方向,他缓缓垂眸,刚在那些几乎要喷薄而出的情绪渐渐收进了他漆黑的眼眸里,了无痕迹。

万家灯火中,东京塔突兀地暗了下去。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