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翔润/润翔】望断归途(5)

破镜重圆

强强无差

正剧。复仇文。


———————————-

冬日的大海仿佛蒙上了一层面纱,湛蓝的海面隐隐罩上了一层浅浅的灰色,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以船身为起点,泛起一层一层白色的浪花渐渐往远处拓展,最终融入远方的海中,不见了踪影。此时朝阳刚刚升起,微薄的阳光无力温暖冰冷的空气,海风如刀锋一般泠冽。

松本润和大野友美躲在船舱里,一脸崇拜地看着冒着寒风在船头钓鱼的两个人。

出海的时间是大野智定的,大野听到“船”这个词立刻两眼放光,无视松本和友美的反对,毫不犹豫地把出海的时间定在了凌晨三点,美其名曰可以顺便看日出。樱井居然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松本想,比起看大爷的日出,他更想回到自家空调房里和羽绒被来一次亲密接触。

大野和樱井仿佛完全感觉不到寒意,各自身后放了只水桶,正在比谁钓到的鱼多,早已把松本和大野友美忘在了脑后。

等气温慢慢升上来些,松本他们终于鼓足勇气走出船仓,去看那两个钓鱼发烧友的战果。

两个大桶里,层层叠叠的鱼你追我赶,慌张地抱头鼠窜。

“那什么,你们适可而止点,我觉得我们应该吃不了这么多鱼......”友美的额头上仿佛出现了三条黑线。

大野智软乎乎地笑:“吃不掉再放生就好。”


一番持久战后,两个人最终打了个平局。松本已经收拾出一张矮桌,把料理工具都摆了出来。

大野智抄起一把菜刀,刷刷几下,就剃了一条鱼的骨头,然后切成薄片,装了盘,就是一道美味的生鱼片。

樱井不甘示弱,也学着大野的做法努力一番后......做出了一道鱼泥糊糊。

然后他被松本一把夺走了手上的菜刀。

松本冲他嫌弃地摆摆手,把他打发到一边凉快去了。

大野智继续熟练地解刨着鱼,松本架起烤炉和油锅一心两用烧烤煎炸两不误,大野友美在一旁见缝插针地打着下手,只有樱井蹲在一旁画圈圈,他深深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直到鱼宴全部完成上了桌,樱井才被赦免回到了桌边。

樱井吃了块大野切的生鱼片,又吃了一勺他自己亲手做的糊糊,嘟着嘴气鼓鼓地大言不惭:“我明明觉得还是鱼片泥最好吃。”

鱼片泥是什么鬼。

大野友奈看了眼这道黑暗料理,怀揣着冒险精神吃了口,然后默默喝了杯水。

大野智听信了樱井的话,也好奇地尝了下,然后惊喜地说:“真的好吃!”得到了大野友奈一道看外星人般震惊的目光。

“还是智君懂......”

松本夹了一筷子烤鱼直接塞到樱井嘴里,堵住了樱井的胡言乱语。

樱井一脸怨念地望着他,嘴里努力地嚼嚼嚼,把那一大块烤鱼咽了下去。

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四周只有茫茫大海,耳边偶传来一两声海鸟悠长的鸣叫,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结与烦恼,仿佛也变得无关紧要了,唯珍惜眼前的笑靥如画,足矣。

这样的时光,若能再久一点,再久一点就好了。

有谁正这么想着。


四个人吃饱喝足,长途跋涉回到港口,太阳已经西沉了,红艳艳地晚霞还挂在天空一隅,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樱井邀请他们一起去自己常去的料理亭吃晚餐。

没想到刚到店里,前台就给了他一个噩耗:“今天店里被一个机构包场开庆祝会了,说是为了迎接新人入职据办的活动。”

樱井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天下一品的运气叹了口气,他向被他忽悠着带来的三人苦着脸到了个歉,刚想另觅方向,就听前台又说:“不过樱井先生,您是我们的VIP客人,请稍等,我向我们店长请示一下。”

一通电话过后,樱井被前台带到一间店长特别安排出来的包间内。

樱井总结了大家的点单,招来服务生开始点菜。

报完一长串菜名,樱井补充了句:“我的那份不加香菜。”

然后他抬起头,目光扫过松本,状似不经意地问:“你们有什么需要忌口的么?”

三个人整齐划一地摇了摇头。

樱井的心往下沉了沉。

曾经有个少年,每次看到香菜,都会苦着一张脸,一片片仔细地挑出来。挑完后,又会冲他傻傻地笑:“我们真的是天作之合啊,连不爱吃的食物都一模一样。”

十年光阴,究竟能改变多少东西呢。

樱井把菜单还给服务生,随口问松本:“你们婚期定下来了么?”

“已经定好了。”松本喝了口桌上的冰水。

“樱井桑能不能大驾光临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呢,我们正在准备请帖呢。”大野友美补充道。

樱井点点头,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好啊,记得给我发喜帖。”

精致又好吃的料理一道道上来,他们边吃变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对了,智君是怎么喜欢上钓鱼的呢?是不是受到父亲之类的家里长辈的影响?”

不等大野回答,话题就被松本不经意带偏了。

樱井疑惑地看了松本一眼,很有眼色地顺势把这一页揭了过去。

等樱井去洗手间时,松本才跟过去大概解释了下大野家里的情况,说刚刚自己有些失礼,是因为不想影响大家的好心情。


晚餐后,樱井送走了松本他们,随意地把车停靠在路边,找了个抽烟点抽了根烟,然后也不嫌脏,靠在路边的墙上微微有些出神。

大野智和大野友奈,他们果然什么都不知道。

樱井之所以高调回国,频频出现在媒体前,是为了方便他们找到他,却始终没有人出现。他其实已经猜到了结果,只是单纯地不愿死心而已。

或许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幸运的。

既然如此,他不该也不能再继续打扰他们的生活了。

更何况,这中间还牵扯了个松本润,再怎么样,他也不能把松本拖下水。

结婚典礼,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推脱不去了吧。

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立无援感忽然泛滥成灾,樱井翔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慢慢平复下去。

樱井翔怔怔地看着自己呼出的气因为寒冷瞬间变成白雾消散,他觉得有些不知所措,线索中断了。


几天后,松本抽了个空,来给樱井送他的喜帖,两人约在樱井公司楼下的咖啡店小坐。

松本刚把喜帖从包里翻出来,就接到了大野的电话。

“我姐姐昨晚是和你在一起么?”

松本一愣:“没有啊。”

“她昨晚下班后一直没回家,我和我妈以为她在你那里,也就没当回事,今天她同事联系了我们,说她无故旷工了,手机也关了机。”

“你说什么?”松本一急,站了起来,衣角扫到桌上的咖啡杯,咖啡杯顺势一滚,掉在地上碎了,咖啡洒了一地。


大野友奈失踪了。


评论(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