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翔润/润翔】望断归途(6)

破镜重圆

强强无差

正剧。复仇文。


————————————


松本和樱井在寒冬腊月生生逼出了一生冷汗。

接到大野智的来电后,松本赶去大野家,樱井也一同过去了。

大野友美的母亲奈奈子前几天和朋友一起去旅行了,不在家,暂时还没把这事情通知她。

他们到的时候,大野智正在联系友美的其他朋友们,以求寻找线索。

等他挂断了电话,松本问:“报警了么?”

大野智摇头:“失踪时间未超过24小时,不予受理的。”

松本想了想,提议说他和樱井去把友美平时上班的路线走一遍,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痕迹。

友美平时一般坐地铁上下班,两头需要走的路并不长。樱井和松本一路沉默着把主路和附近的小路都翻了一遍。

因为不是早晚高峰,东京街头像刚考完试的孩子似的,少了熟悉的带着麻木的紧张感,露出一些令人陌生的悠闲惬意来。路上的行人很少,只有提着购物袋去超市的主妇和三三两两散步的老人,可松本莫名就觉得被这些陌生的脸晃花了眼,硬是被这些闲情逸致搅得更焦躁了。

松本走过一个路口的时候脚步顿了顿,地上有什么东西折射了阳光忽然亮了下,他止住脚步拨开了路边绿化带的灌木丛,看清在地上反光的是一只耳环。

松本捡起了它,手止不住的有些颤抖。

他抬头叫住走在他前面的樱井:“樱井君,我发现了友美的耳环。”

樱井仿佛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着。

“樱井君。”松本又叫了声。但樱井仍然毫无反应。

松本皱皱眉,三步两步跑到他身边,一把抓住了樱井肩膀。

樱井似乎这才回过神来,若有所思的目光对上了松本的眼睛。

松本把耳环举起来:“我找到了这个。”

樱井的眼睛黯了黯,心底仅存的一丝侥幸被连根拔起。

就在这时,松本的电话响了,他开了免提,大野智的声音传来,只是简单的一句:“有消息了,你们先回来吧。”


等松本和樱井一到,大野就直接简明扼要地说:“姐姐被绑架了。”

“对方的要求是什么?”松本反应很快,直接问出了重点。

“对方电话里说,带好机密文件去换人。他们有人监视着我家,看到你们出入了这里,要求让我们三个人一起两小时内乘坐公共交通把文件带到指定地点。不许报警。”大野脸上露出一丝歉意,“对不起,把你们卷进来了。”

松本疑惑:“机密文件是指?”

大野摇摇头:“我不知道。可能又是我该死的父亲惹出的麻烦。我已经报警了。”

“你报警了?”出事后一直格外沉默的樱井突然开口,声音居然有些嘶哑。

大野点点头:“当然要报警。你放心,署长藤原先生一直很照顾我家,他说这次会亲自监督解救行动的,不会有事的。”

樱井微微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会儿后,却只是点了点头。


警方很快就制定了营救方案,让三人随便打印一份文件装在纸袋内,按照绑匪要求去指定地点,估计届时绑匪会不断更换交易地点,到达最终地点后,把文件递给歹徒,并尽量把歹徒从人质身边引开,让警方一举突破。

他们很快做好了准备,出发前,樱井说他本来待会儿要开会,需要交接下,去隔壁房间打了个电话。

随后,三人便出门了。走到停车场的路上,他们和一个路人擦肩而过,路人瞬间把一个窃听器塞给了大野,大野随手把窃听器装在口袋里。

不出意料,歹徒电话中所说的交易地点并不是最终地点。

他们到达后,大野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电话里传来一个一听就知道经过处理的声音:“看到你右手边的公共电话亭了么,用那个电话回拨这个号码。”

绑匪很谨慎。

大野按照要求做了,得到了第二个指定地点的地址。

走出电话亭,大野把地址报给了松本和樱井。他话音刚落,松本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片刻,又突兀地挂断了。

这是和警方约定的暗号,把松本的电话设置成静音,一旦警方通过窃听器知道了转移的地点,会拨通松本的电话五秒后挂断。

松本说:“我们走。”

两个地点相聚不远,很快,绑匪又用同样的方法告诉了他们第三个指定地点。

他们只好陪着歹徒把这个捉迷藏的游戏玩下去。

转移了三次后,在大野把第四个地点告诉大家后,松本的手机却没有震动。

松本看着大野智,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

他们三人装作对路线有困扰,查询路线时,又不经意提了几次地址,却始终没得到了来自警方的联系。

大野智的电话却再次响了起来,接听后,开始的几秒,是一片诡异的沉默,然后伴着突然的一声枪响,传来了大野友美的一声惨叫。

大野智的脸瞬间白了:“住手!不要!”

没有人回答他,电话被挂断了,只有“嘟嘟”的忙音连绵不绝。

“我们走,去指定地点。”樱井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松本和大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东京都警察总署的指挥台内,一片兵荒马乱。

算起来,那三个人再慢也应该已经到达歹徒所提供的最新地点了,却始终没有任何信号传来。

“是不是设备有问题?”署长藤原额头皱出了川字,“快检测一下。”

“的确是信号中断了,现在立刻检修。”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埋伏在现场的刑警也觉得不对劲,连线了总部,因为埋伏地方为了安全起见和绑匪要求到达之处有一定距离,他们肉眼是无法看到大野他们的:“得到新的地点了么?”

藤原想了想回复说:“你们先派一个人潜过去看看,小心行动,不要败露。”

几分钟后,前线人员传话来说:“第三地点已经没有人了。”

“加快检修速度。”藤原冷着脸吩咐了句,随后回头忍不住对作为这次营救计划主要负责人的第一刑侦队队长山口发了火:“这次如果出了事,我为你是问!”


大野他们依约到达了第四个指定地点,这是一座偏僻的废弃工厂。

推门进去后,三人终于见到了大野友美。

友美被捆着手脚狼狈地半躺在地上。她披散着头发,妆容早就花了,嘴里被堵了快破毛巾,脚上有道枪伤正往外汨汨渗着血。

她背后有个蒙面的绑匪正拿枪顶着她的头。

另有两个人站在她身边,大野他们进来后,转头看向了他们。

大野同松本和樱井对视了一眼,把文件放在面前的地上,对绑匪说:“文件在这里,把人给我们。”大野怀里藏了把小刀,他想,只要把友美放回来,趁着对方确认文件的时候,他就让他们快跑,自己堵着厂门拼死也要让他们逃出去。

不料绑匪看了眼地上的文件,发出一声冷笑,一步都没有上前,举枪的那人直接把枪口对准了樱井。

松本条件反射般地直接反身扑向樱井,用整个后背把樱井护得严严实实。

松本想,这下要挂了,好歹要说句遗言吧,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樱井漂亮的耳垂,樱井的碎发蹭在他脸上,他觉得微微有些痒,他脑子里反反复复只有三个字,可是那三个字重逾千斤,在他喉头滚了一圈又重重砸了回去。他只是无声地开口:

我爱你。


心跳如鼓。


评论(2)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