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04)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日常


互宠,治愈系,甜

前文

01 02 03




病来如山倒。
松本觉得自己这次来势汹汹的发烧绝对不是因为考前过劳,而是被气出来的。自己都已经那么努力复习了,却还是没有比过那个纯粹因为兴趣在考前连续研究了两周各大语种的起源与变迁的对床。
松本躺在床上,觉得自己越来越昏沉。
大野智考完试都懒得等成绩公布就直接背起他的小鱼竿儿迫不及待出海去了。
二宫前两天也被他主业的游戏竞技公司拉去关起来特训了。
今天早上他还有力气吐槽樱井翔不就是回家放个暑假么,怎么能把行李大包小包整理得和逃难似的,下午就已经直接倒在床上越烧越厉害只剩翻来覆去哼哼唧唧的力气了。

和管家一起吃完午饭回来的樱井翔一进宿舍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樱井叹了口气,把管家打发回去,把自己收好的行李又取了出来。他从他的大包小包里翻出来一盒退热贴,抽出一片贴在松本滚烫的额头上。想了想,樱井又出门买了碗小米粥,回来倒在保温杯里。
他趴在松本床沿,轻轻推推他肩膀:“松本君,松本君,你醒醒,先起来喝点粥,然后才好吃药。”
松本好像深深陷在梦魇里,他紧紧蹙着眉,身体小幅度地颤抖着,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他翻了个身,把搭在他肩上的樱井的手一扯,紧紧地把他的手臂抱在怀里。
松本平日里坚硬的壳一点点开裂,露出里面那个柔软的,脆弱的松本润来。他用毛茸茸的头发蹭着樱井的手臂,声音带着一种无助的天真,他喃喃自语:“兄san,兄san......”
樱井心里一软,帮松本捋了捋汗湿的头发,某些连他自己都以为已经忘却的记忆,叫嚣着从海马体的某个角落翻滚着涌了上来。

12年前,那个香香软软肉肉的小包子,也是这样抱着自己的手臂,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爸爸妈妈都死了......阿姨......婶婶都不要我......没有人要我了......”
樱井还记得那时候自不量力的他还信誓旦旦地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松chan,以后你有我,我罩着你。”
然而,仅仅一个月后,他就食言了。
所幸,松本争气的好好的长大了,长得比他想象中都要好,又聪明又坚韧。



松本润在烧了两天后彻底恢复了健康,和高烧来时的来势汹汹一样,退烧也退得干净利落。
他面色红润一步三扭地扭到樱井面前,把樱井正在读的书从他手里抽出来:“谢谢你这两天照顾我,还影响到你回家,算我欠你个人情,走,我请你吃饭,吃了这顿饭,这人情我就算还上了啊,以后我们该争就争,别指望我对你放水啊。”
樱井玩味地看着松本:“你要请我吃饭?”
松本心里那点小九九绕了圈,警惕心蹭蹭蹭地连升了几个个等级:“喂,大少爷您可要适可而止些,别找些我这种平民百姓去不起的高级餐厅啊。”
樱井看着松本这副傲娇又别扭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好,我想吃烧烤,走,我们去吃大排档。”
“哈?大排档?这也太......”

K大后门边上,就有个夜市,只是因为已经放假,学生们几乎都回去了,现在显得有些冷冷清清的。
这一摊就只坐了樱井和松本两个人。
被樱井翔生拉硬扯拽过来的松本还是有些不放心:“我说大少爷,你真要吃这个呀,你吃这种东西真的不会拉肚子么?”
樱井完全无视松本的碎碎念,自顾自点了一大堆垃圾食品,一副要把松本润吃穷的架势。
“说真的,万一你真的吃坏了,可别说是和我一起吃的啊,我怕到时候被你们樱井家灭了。”
一串骨肉相连忽然被递到面前,樱井好看的大眼睛里盛满了盈盈的笑意:“吃这个,这个超好吃。”
松本看到樱井把白衬衫的袖子卷上去了,身上和名贵的手表上都沾染了烧烤的烟味,他自己倒是浑不介意,拿着一串烤茄子啃得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让松本莫名地想起了小时候养过的萌萌的小仓鼠。
不知道为什么,松本忽然间就觉得心情有些雀跃起来,好像心口有个小人笑得打滚,头发蹭在心尖上有些痒痒的,让他不自觉地想要笑起来。
心情一好松本就想喝酒。于是他就多喝了几杯啤酒。等樱井发现松本脸颊泛红双眼都有些迷蒙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松本有些醉了。樱井发现他一醉就特别缠人,还吵着闹着不肯回家。

樱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松本半拖半抱地弄回去,他看着醉得睡意朦胧的松本润,无奈地笑了:“是谁说要还我人情呀,我看你这分明是想要多欠我一份人情嘛。”
松本冲着他咯咯咯傻笑,忽然一把抱住他。
“mua”松本对着樱井翔的嘴重重地亲了一口。

评论(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