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05)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的日常

治愈系,互宠,甜


前文

01 02 03 04



相叶雅纪拿备用钥匙开了915宿舍的门,宿舍里的四位住户都去上课了,他拧了抹布来抹了桌子,又用拖把拖了地,再把垃圾桶里的垃圾分好类,最后又检查了一遍有没有什么遗漏打扫的角落。
确认完毕后,相叶·田螺姑娘·雅纪锁好门,默默离开。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到一周前。

大学入学后的第一个暑假一眨眼就过去了,假期间只有松本一个人住的寝室又渐渐热闹起来。

二宫是第一个回来的。按他自己的说法是:公司终于把他给放出来了,重获自由的他觉得在家里或在宿舍打游戏,都是一样的。

当然松本润心里清楚,这是二宫嘴硬罢了,他只是怕松本一个人住着太寂寞。

然后樱井也住进来了。和他回去时一样,浩浩荡荡带了一堆行李箱,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么多东西塞进柜子里的。樱井假期内和家人一起去了印度旅行,整个人晒黑了一大圈,肤色都快接近大野智了,衬着一头金毛,感觉越发像一只小狮子。
他给室友们和相叶带了一大堆土产,从袜子拖鞋到吃的喝的样样都有,二宫甚至还从里面翻出了各种味道的熏香,拿从土产中翻出的一只纪念之门形状的打火机点燃闻了闻后,二宫立刻掐灭了熏香,松本默默地打开了窗和门。

最后回来的是大野智。大野智又黑了一个色号穿着黑衣服晚上出去基本就是个忍者简直可以完美融入到夜色中。大野智给大家看他手机里存的各式各样的照片。嗯,全是鱼的照片,包括活的,死的,生的,熟的,甚至还有被肢解到一半的。二宫只瞟了一眼就立刻以游戏为借口逃脱了,松本声称自己要去图书馆直接跑了,大野拖着樱井,一张张点开放大了给他看,还不忘介绍每种鱼的特点和习性云云,看得樱井觉得,自己大概有大半个月都不想吃鱼了。

说来也是巧,大野回来的当天晚上,相叶就来串门了,手上还拿着两副扑克牌。
“我们来玩抽鬼牌吧!”
二宫对着相叶做出一个夸张的震惊表情:“相叶宝宝,你是终于满五岁了么,竟然会抽鬼牌了。
“玩嘛玩嘛,我前两天看综艺节目上有个偶像组合玩了,感觉超好玩的。”相叶依旧情绪高昂,拿着牌的手兴高采烈地一挥一挥。
大野懒洋洋地躺在椅子里揉眼睛:“抽鬼牌多无聊啊,还不如睡觉呢。”
“单抽是挺没意思的,要不我们来赌点什么吧。”樱井看向二宫。
“输的人开学第一个月每天负责打扫宿舍吧。”
“这个可以有。”松本一锤定音。


事实证明,所谓死的很惨,一般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在奴役期满后,相叶做出了如下总结:
我再也不抽鬼牌了!


樱井在学期过半的时候受邀加入了足球社。

松本则按照他的计划加入学生会,当了纪检部的一名干事。

本来松本忙着打工,但樱井挺闲的,基本每次回到宿舍他都在,而现在松本更忙了,樱井也因为足球部开始踢大学联赛忙得脚不沾地,两人在宿舍见面的频度大大降低了。

自从樱井加入了足球社后,学校论坛上就多了一大堆樱井翔奔跑在绿茵场上的照片,凡是带图的帖子基本全都上了热门,其走火程度不亚于校内偶遇私服相叶雅纪系列。

听说有樱井出场的比赛,都已经需要提前两个小时到场才能占个好位置了。

松本给补习班的学生们上完课,坐地铁回K大的路上用手机匿名刷着论坛,看到樱井的帖子下面一堆只会无脑kyakya的回复,一脸嫌弃地“切”了一声。

你们只看得到金毛小狮子在外时那一副学霸精英皮囊和在球场上进球后得意的小表情,哪里会知道他每天早上起床时乱翘的呆毛和脸肿得亲妈不认的傻样。

松本润甚至看到论坛上还有人在卖樱井翔的球场生写,然而作为纪检部一员的松本润非但没有告发这种非法谋利行为,反而立刻点击了购买按钮,all了一整套。

等松本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的时候,他悔得恨不得打自己一顿。不过幸好他是匿名购买,幸好他的邮送地址只有寝室楼号码没有详细到宿舍门牌。

否则万一被任何一个室友(尤其是本人)发现他买了死对头的生写的话,那他干脆退学算了。

相叶就是在这时候电话联系他的。

“Ne,Ne,我刚听说翔君他们这次小组赛出线了,后天半决赛和Y大踢,我们学校的主场,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

松本忽然升起一种心事被戳穿的恼羞成怒:“这关我什么事,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好了。”

“哦,好吧,那我自己去,我会给你们发图的哈。”

掐断电话,松本润又后悔了。

他想去,非常想去。他也想亲眼看看奔跑在绿茵场上的小狮子。

打进半决赛,作为室友的话,应该要一起去应援的吧?

他先想到了二宫,但二宫自己也快到打职业联赛的时候了,天天忙着和队友打配合,绝对想不到这一茬。

然后是大野智,松本脑海里浮现出那张睡不醒的脸,只有在画图和说起钓鱼话题的时候才会双眼放出诡异的光。算了,翔君又不是鱼。

松本犹豫再三,还是给相叶回了个电:“相叶君,我刚看了下我的日程表,正巧有时间,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相叶声音欢快地答应了 。松本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笑容满面把头点得像拨浪鼓的大兔子。




球场外,帽子眼镜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相叶雅纪见到了帽子眼镜口罩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松本润。

相叶眨巴眨巴眼睛,头顶冒出一堆问号:“你又不是艺人,你穿成这样做什么?”

“我和他是天敌啊,要是被人发现我来看他踢球,这脸可丢大了。”松本润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进场后你坐得离我远点,你可是艺人,跟你在一起,会极大地增加我暴露的几率。”

“哦,好的,没问题。”相叶乖乖地点头,把想说的后半句话默默吞回自己的肚子里。

他想说:松本君,虽然你捂的这么严实,可还是一看就知道是你啊。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