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07)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的日常

治愈系,互宠,甜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依松本的性格,任何一件事情一旦决定要做了就必须花120%的努力去做。
松本开始认认真真地做市场调查。
第一个对象是大野智。
“大野君有什么希望美术学院学生会以后为你们做的规划或者活动么?”
大野智想了想:“我们学院的教学楼太单调了,要是能让学生在墙上搞巨幅创作就好了。能定期组织些钓鱼的活动就更好了,最好能把海钓列为必修课程......”
松本默默放下了手中记录的笔。
他第二个问的是二宫和也。
“我只有一个要求。”二宫头也不回双手不停地在键盘上飞速敲打,“取消随堂点名。”
emmmmmm......看来市场调查还是要去“市场”上做,915宿舍的需求全是跑火车。


松本润去“市场”上晃了一圈收回大堆调查问卷,正坐在写字台前归纳分析的时候,他接到了相叶的电话:“听说你在做学生会的市场调查为竞选拉票?你怎么不调查调查我呀?”
“你的需求难道不是期末考降低难度么。”
“润君,你真了解我!”相叶感动了。
挂了电话,松本转过身看正在奋笔疾书的樱井:“樱井君想要学生会做什么呢?”
樱井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问我?我们不是对手么?作为对手,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么?”
松本模仿着相叶做出了万分天然的表情:“欸?你不会么?”
樱井一副要吐了的样子:“我想要学生会选我当会长。”

选举前一天,一直是半个夜猫子的樱井睡得格外早。

松本还在为明天的竞选做最后的冲刺,一边在宿舍里踱步转圈圈一遍背他的演讲稿,就看到樱井撅着屁股往他写字台上方的床上爬了。

“你今天这么早睡?”

“嗯。”

“为明天养精蓄锐?”

“嗯。”



第二天清早,樱井还没起床的时候,谨慎的松本就去会场踩点了,正好遇到前来检查会场布置的现任会长小栗旬。

松本终于找到机会吐槽:“会长,您可太过分了,樱井又不是学生会成员,凭什么给他推荐表呀。”

小栗得瑟地笑笑:“当然是为了让你俩同台竞争,这样我们学院的换届选举才有关注度啊。我和你打赌,只要你俩都在,今天的会场绝对会爆满。”



事实证明现任会长大人还是很有手腕的,选举开始前,会场里已经座无虚席。甚至两边观众席上分别举着松本润和樱井翔的海报,各自拉起了应援的横幅。

然而直到开场前,放着樱井翔名牌的座位上一直空荡荡的,从不迟到的另一位主角并没有出现。

松本开始在桌下偷偷发短信:“你快点啊,要开始了。”

然而任凭松本每隔两分钟按亮一次屏幕,他的屏保上都是一片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回复信息跳出来。

松本抽到的演讲顺序比较靠前,很快就轮到他上台发言。松本自己也知道自己很不在状态,明明准备了很多资料,临到头却没了详细阐述的欲望,草草了事地应付了过去。

直到除樱井外所有参选人都演讲完了,小栗旬才亲自上台来致歉:“让很多前来观看的同学失望了,我很抱歉,但我刚刚收到樱井翔同学的短信,说他实在身体不适无法出席,因此弃权了本次竞选。我们将通过投票形式选出新一届院学生会主席以及院学生会各部门部长及副部长。当选名单稍后公布。”

几乎于此同时,松本润的手机屏幕终于亮了起来,一条发件人显示为樱井翔的消息跳了出来:“我来不了,你加油。”



松本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失落中夹杂着愤怒。

樱井是故意的,松本毫无来由地这么认为。他下了个套忽悠自己参选,看自己就这样毫无自觉地被他耍得团团转。虽然松本想不通,这么做对樱井有什么好处,但或许人家大少爷的恶趣味,就是以玩弄松本润为乐呢。

松本润尽管发挥失常却还是因着人气最终以高票当选了学生会主席。

虽然这丝毫没有拯救他的坏心情。

其实仔细想想,连松本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幼稚得令人发指,从樱井手里抢来的成果,他觉得无比美味,可一旦樱井不和他争了,他就立刻觉得这胜利果实变得平淡无味想扔到一边。这和争抢糖果的三岁小孩有什么两样。

松本把聘书随便往包里一塞,就打算回宿舍好好补一觉,希望一觉醒来,他就能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情绪全部扔进回收站再一键清空。



宿舍里二宫和大野都不在,安静地只剩下墙上时钟滴答滴答行走的声音。

松本把包一扔,泄气地摊在自己椅子上。

他还是觉得不爽,就泄愤似的往樱井写字台方向登了一眼。眼角忽然瞥到樱井床上被子里突出来一团。

这大少爷不会是真病了吧,松本忽然心慌起来。

他爬到樱井床上往被子里摸,摸到樱井饱满的额头上一团汗湿黏腻的头发。

“你干什么?”樱井自己往下拉了拉被子把头露出来,看到是松本润,就抱着被子半坐起来。

松本见樱井额头冷汗涔涔,面色苍白,蹙紧了眉头:“你哪里不舒服?”

樱井可怜兮兮地撇撇嘴:“我胃疼。”

松本忽然想起昨晚樱井可疑的睡眠时间,怀疑地问:“什么时候开始疼的?”

“昨天晚上......”

果然。

松本一急:“那你昨晚怎么不说呢?”

“我以为睡一觉就好了嘛,没想到反而更严重了......”樱井嘟嘟嘴,越发显得可怜巴巴的。

松本觉得自己心软得一塌糊涂,不自觉放低了声音:“药吃过了没?”

“吃过了。”

“饭呢?吃过没?”

樱井摇摇头。

“不吃东西不行啊。你现在能不能吃得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想吃荞麦面。”

松本点点头,去超市买了面条来自己煮了一碗清淡的荞麦面。

看樱井刺溜刺溜一根根地吸着面条,松本忍不住问:“我说大少爷,你怎么会有胃病呢,难道是山珍海味吃太多了?”

樱井嚼着面条嘴里含糊不清:“我这是饿出来的。”

松本一愣:“饿出来的?怎么会?”

樱井抬起眼看他:“我乱说的,这你也信啊。”



吃完后,樱井又趴床上浅眠了会儿,总算觉得身上舒坦些了,这才想起来问松本润:“你的选举怎么样了?”

“这还用说,当选了呗。”

“哦哦,恭喜了。”

松本眼睛滴溜溜一转,一脸坏笑望着樱井:“樱井君,今天算是我照顾了你吧,这算不算你欠了我一个人情?”

樱井一愣:“你上次生病,不也是我照顾的你么?”

松本摆摆手:“不不不,你还记得么,后来我请你吃了饭,那时候说好的算是两清了。”

“那我也请你吃顿饭?你想吃什么随便挑......”

松本又摆摆手:“不用,这个人情,我想让你以另外的方式还......”





K大金融学院学生会选举结束后,校论坛上又炸了。

一个名为:【樱井临阵脱逃,松本心不在焉,本次学生会选举的幕后到底是......】的帖子点击量迅速过万。

然而如果大家知道,选举的幕后,临阵脱逃的樱井翔和心不在焉的松本润,暗搓搓地达成了一个内幕交易,后来那些经由会长批复的文件和发布的决策,其实大多数都出自樱井翔之手的话,就不知大家是何想法了。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