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09)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的日常

治愈系,互宠,甜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松本润落跑了。
直到他跑出了老远才回过味来自己干了什么傻事。
我喜欢的人跟我告白了但我把人一推自己吓跑了怎么办在线等。
松本润脑海里飞速闪过一长串弹幕。然后他自己就愣了:咦?我喜欢的人?不不不我才没有喜欢的人。

这下要怎么办?松本润拔着自己的头发在宿舍旁的小花园里纠结地转圈圈。总觉得现在回去的话.......看到樱井,会尴尬啊。
“润君?”下了晚课的二宫路过小花园看到团团转的松本,疑惑地叫住了他。
“二宫君......”松本润立刻求助地看向二宫。

两个人坐在小花园的长椅上。
“所以,总结下来就是你把人惹火了人跟你告白了然后你跑了?”
松本像个泄气的小包子乖乖点头。
二宫吹了声口哨,笑出了声:“早知道就不去上公选课了,居然让我错过了这么一出大戏。”
“二宫君你一点都不意外么。”松本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Ma......”二宫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抬起头,深黑的天幕上点点星河泛着悠远又温柔的光,“多多少少能感觉到吧。”
二宫转头认真地看着松本:“否则你当他真的是吃饱了撑的才天天替你批你那堆学生会文件啊。樱井君呢,他总是给我一种,什么都会为润君做的感觉呢。
松本润的头埋得更低了,看不到表情。
“润君呢,润君真的有认认真真审视过自己的心情吗?我有时候觉得润君还是挺孩子气的,所以是不是因为喜欢一个人才总想欺负他,才总想赢过他呢?”

松本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很久前的一个场景,那天相叶惊讶地张圆了他的菱形嘴:“欸,你们竟然不是一对么?”
他想起那一天,他心头涌起的,除了惊慌失措,还有被他自己坚定地无视了的一丝甜蜜。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就算他喜欢,那又怎么样呢?
樱井是集万众宠爱于一生的桀骜不驯的小王子,而他只是想要从泥泞中挣扎出来的丑小鸭而已。
樱井很可能是图一时新鲜而已,他们不会长久的。

“就算喜欢又怎样,我配不上......”
“啪”二宫重重拍了下松本的头,横眉竖目地瞪着他:“说什么傻话!我们润君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润君,他值得所有人对他好,也配得上任何人。你把我们不服输的勇敢的润君藏哪里去了,快把他还给我。”
松本捂着被打的头看向二宫,二宫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纳入了头顶上的浩瀚星河。松本的眼神渐渐明亮起来,他忽然感受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噗通噗通,为他的四肢百骸带去了新鲜的血液,有种奇妙的情绪一点点升腾起来,越积越多,似乎马上就要冲破他的胸腔。松本给了二宫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谢谢你,二宫君。”
然后松本向宿舍飞奔而去。
二宫忽然间生出了一种自家孩子终于长大恋爱了的老父亲的复杂心情。

松本觉得这应该是他出生到现在跑得最快的一次了。
他想要第一时间冲回宿舍,把樱井压在墙上,他要对樱井说:“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来追我啊。”
松本气喘吁吁地推开915宿舍的门。
宿舍里空无一人。窗外风吹动了窗帘,带进来丝丝凉意。
松本愣了一下,开始想樱井可能会去的地方。
图书馆,没有人。
自习室,没有人。
经常买小零食的便利店,没有人。
松本一路奔跑,他什么也感受不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脚步声咚咚咚。

“哐当”。
松本撞了一个人。
那人倒退了几步又左右摇晃了几下,好不容易扶住了手上巨大的雕像,然后从雕像后探出头来:“松本君?你怎么了,这么急?”
“我在找樱井君,我不知道他在哪,大野君,你有见到过他么?”
“倒是没有。”大野摇摇头,一脸困惑,“但如果你急着找他的话......你打他手机不就好了?”
“......”松本觉得自己一定是少女漫画看多了,他只记得日剧跑,完全不记得在当代社会,大家都有最方便的联络方式。

回到宿舍,松本拿起手机给樱井拨去了一个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松本愣住了。

二宫提议说:“你还是给他发信息吧,等他有信号看到了一定会回的。”

“你在哪里?我有话想对你说。”他编辑了条短信点击了发送键。同时又把一样的消息复制在了line上。

然而石沉大海,没有收到任何回复。line上,樱井的头像一直都是灰的。

夜很深了,樱井还是没有回来。

松本甚至给相叶打去了电话。

“他没有联系过我啊。”相叶迷茫地摇头,不过马上,他的声音又欢快起来,“不过润君放心啦,翔君才不是那种受点小挫折就闹离家出走的人呢。”



但松本就是抑制不住地心慌,他重新发了条信息:“樱井翔,我给你机会,你快过来追我。”



樱井一夜未归。

松本一晚上没睡,给他打了无数电话,听到的始终是那句冷漠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第二天,樱井没有来上课。

松本快急疯了,他又发去了一条信息:“樱井君,你已经追到我了,你快回来!”

松本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他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

到第二天晚上的时候,连二宫和大野都着急起来,三个人聚在宿舍认真地商量要不要报警。



松本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樱井翔。

松本手抖得划了好几次才接起了电话,他连声音都是颤抖的:“樱井君?你在哪里?”

电话那头似乎信号不太好,有点断断续续的,而且听起来很嘈杂,充斥着各种个样的人声。樱井的声音带着笑意:“我在圣保罗国际机场。”

“啊?”松本觉得信息量太大,他大脑直接当机了。

“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你的信息我都收到了,我很开心,真的。”樱井话锋一转,“不过我还是想说,你是不是没看到我放在你桌上的纸条?”



松本找了好几圈才终于在桌子和柜子的缝隙里找到了樱井留给他的纸条。

可能因为写得急,樱井的字迹略有些潦草:

松本君,我接到家里的电话,有点急事,要马上出发去巴西出席一个合作伙伴的宴会,大约一周后回来。

我刚刚说的话是认真的,请你好好考虑下,可以一周后再答复我。

不过请不要有压力,就算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只是希望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做对手也行。不用担心,你学生会的那些资料,我一定会继续帮你看的(笑)。



松本润捏着纸条笑了,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

是甜的。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