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12)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的日常

治愈系,互宠,甜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和樱井一起收拾完行李后,松本坐在床上蹂躏着怀里的疯梨抱枕,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倾诉欲望。

樱井靠在他的床头,从松本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侧面。樱井脸的侧面线条非常非常好看,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子,还有微微嘟起的嘴唇,他的眼睛又大又亮,看到松本盯着自己,他便含着笑意看过来,漂亮的眸子里映出了松本润的倒影。

松本觉得心里很多很多话忽然像是找到了出口一般,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他说:“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么?”
樱井翔笑着点了点头。


“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我断了一根肋骨,还受了点擦伤。

我只记得我们应该是在山里面玩,我蹲着看山路边的花花草草,我妈妈就在我边上一个个告诉我学名。然后忽然山顶上掉下来很多很多的石头,妈妈一下子紧紧地抱住我,抱得我都觉得痛了,我埋在我妈妈怀里,什么也看不见,非常非常的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医生告诉我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姐姐都去世了,可是我一点实感也没有,哭都哭不出来。

我妈妈是个很温柔的人,她做的菜特别好吃,她从来不会对我生气。

我爸爸喜欢冷笑话,每天看搞笑艺人的节目,人家小朋友听的都是睡前故事,我听的一直是睡前冷笑话集。

我姐姐喜欢欺负我,她总是抢我玩具,然后看到我哭她就哈哈大笑,笑完了再把玩具还给我。

我在医院的时候一直觉得这只是他们跟我开的一个玩笑。有一天他们还会忽然出现,为我做饭,给我讲冷笑话,抢我的玩具。哪怕我偷听到护士们说救援的时候,看到我妈妈用她整个身体保护了我,挖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变形了。


我不信。

一直到葬礼那天。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下着很大很大的雨。来了很多大人,都是我的亲戚。

他们围在一起讨论。
我听到我阿姨说:不行不行,那孩子不能去我家,我工作忙,照顾不了的。

我婶婶也说:我孩子太多了,实在没地方再添一个了。

然后他们说要把我送到福利院。

我忽然就明白了。我是真的被抛下了,一个人孤零零的,再也没有人,会成为我的港湾。

然后我就哭了,哭得在地上打滚,雨水泥水和眼泪鼻涕混在一起,流到嘴里,难吃得要命。



我被送进了向日葵。

那时候和我差不多时候进去的,还有一个差不多年纪的小男生,好像比我大几个月的样子,就自称是我哥哥。

刚进去那会,我一直哭一直哭,他就一直在边上陪着我,对我说:没事的,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我罩着你。

现在回头想想,我真的是太不懂事了,我明明知道他跟我一样,其实当时也很难过和不安,却还是只是一味地依赖着他。

后来,我天天跟在他后面跑,一起抓萤火虫,一起去喂野猫,一点点开心起来。

可是不久以后有一天,老师对我说,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让我忘记他,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我当时真的觉得天都塌了,我又再次被抛弃了。

我消沉了好久,后来就想通了,人还是靠自己最好,我根本不需要别人保护,一个人也可以活的很好。

人类真的是很神奇的物种,虽然当时真的难过的要死,但现在真的连那孩子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


我念高中的时候,认识了二宫。

我当时独来独往惯了,其实觉得他挺烦的。但他一直粘着我,后来我也就渐渐对他放下了戒心,时不时去他家吃吃饭玩玩游戏。

然后我们一起考进了K大。

再然后我遇到了你。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幸运。

真的,谢谢你翔君。”


松本对樱井笑了,眼睛亮晶晶的:“其实习惯了之后,向日葵里的生活真的挺不错的,老师真的就像爸爸妈妈一样对我们很好很好,小伙伴们也都像真正的兄弟姐妹一样,每天都热热闹闹的,真的很温暖。但,今天我发现还是不一样的,那种温暖,是不一样的。今天,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有家了......我有家了。”

松本说着说着,觉得自己浑身都暖洋洋的,心里有酸又软,有液体马上要从眼睛里渗出来,他连忙抬起头看着天花板,害怕自己丢脸地哭出来。

下一秒,松本连同他抱着的那只疯梨一起,被樱井揽进怀里。他的头被紧紧按在樱井胸口,他听到樱井说:“没关系的,润君不需要忍耐,我什么也看不见。”

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连他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现在是怎样的心情,仿佛获得了巨大的快乐,又仿佛承受了无尽的委屈,乱七八糟的情绪在身体里冲撞,找到一个出口,就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他一个劲儿地哭,从一开始小声啜泣,到后来放声大哭,仿佛要把那么多年囤积下来的泪水,一下子流尽了似的。


等松本润哭累了睡着了,樱井悄悄地关门离开。

走廊上,她遇到了她的妹妹樱井舞。

小舞看着他,一脸要哭了的样子。

樱井觉得自己今天应该是不小心冲撞了哪路大神,怎么一个两个的,见到他都要哭。

樱井双手合掌放在胸前,一副讨饶的样子:“小舞啊,我刚把一个小哭包安抚睡着,你可别再哭了啊......”

小舞扯扯嘴角,含泪笑了:“我只是觉得哥哥能像现在这么幸福,真的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