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915纪事(终章)

先说今天最重要的一句话:

润润生日快乐,感谢松本妈妈一直生下你~


少爷翔X孤儿润

OOC预警

其实只是大学宿舍的日常

治愈系,互宠,甜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春假前,五个人一起相约喝了酒。


“我总觉得刚刚入学不久呢,没想到转眼就要去毕业实习了,要离开915宿舍,总觉得有些寂寞啊。”松本边说边帮大家烤着烤肉,“大家实习都定下来了么?”

“我打算明天开始就出海去钓鱼,实习这种事情,钓鱼回来再想就是了。实在不行我就随便办个展,让主办方盖个章就行了。

相叶听得咂嘴:“听起来好轻松啊,我可是和电视台签了无良合同呢,下周起就要参加一档动物相关节目的录制了。估计毕业了,就要正式和我的事务所签卖身契了吧。”

“二宫君呢?”已经把头发染回黑色的樱井看起来一下子乖了不少,他正把松本烤好肉分给大家。

“我打算创业了。就业哪比得上创业钱多。”

“欸?你打算把和你一起打游戏的团队从你们公司挖出来?”相叶惊讶了。

“不,我打算做游戏开发。初期团队的人差不多齐了。就差定下工作室地点了。”

相叶一脸崇拜地看着二宫:“二宫君,你要是发达了可要记得我啊,我可以打折给你拍广告的!要不,你投资一部剧给我拍拍也行啊哈哈哈哈。”

“这话你对我说?抱樱井大少爷的腿不是更快么?估计他在樱井财团应该会升职速度如火箭......”

“我没有去我家公司。”樱井摇摇头,报出了一个规模不算大的中小型企业名称。

松本喝了口啤酒补充道:“和我的实习公司还是死对头,看来我们的天敌关系是没完没了了。”

五个人吃吃喝喝,又聊起大学里的一些趣事,说着说着,相叶忽然就像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引得店里的其他客人都一脸疑惑地看了过来。

他边哭边说:“能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二宫刚想吐槽他,却万万没想到一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总是迷迷糊糊的大野智一下扑过去抱住了相叶也紧跟着哭了起来。

二宫和樱井无奈地对视了一眼。不料松本居然也弱弱地说了句:“他们一哭,我也想哭了。”

二宫和樱井摇着头异口同声:“不要啊!”

再来一个,说不定店家就以为这里出了什么事直接报警了。


等大野和相叶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二宫举起了手上的啤酒杯:“我们来干一杯吧。”

“干杯!”五只杯子相撞,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干杯。

为了我们的相遇。

为了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

为了更精彩的未来。


第一个搬离915宿舍的是大野智。他第二天一早就收拾好行李打算去钓鱼了。和他来的时候一样,仍然是一个装满了美术用品的大箱子外加一个随身用品的小腰包。大野冲三名室友挥挥手:“我走啦。会给你们发钓鱼的照片哒,等我回来了,我来给你们煮鱼吃。”

大野离开两天后,二宫置办好了他的工作室事宜,就也准备搬出去了。二宫的行李也很简单,不大不小的一个包而已,他随手把包往肩上一甩,冲宿舍那对小情侣挤挤眼睛:“终于不用看到你们秀恩爱恶心人了,真是太好了。”

他走出门,又回过头来:“有空记得来我家吃饭啊。”


作为宿舍里行李最多的两人,松本和樱井光是收拾行李就用了好几天。他们整理出了好几个大箱子,还有好几个大包,一个叠一个地堆放在门边。

足球社邀请樱井作为前辈为新人做一次演讲,最后再踢一场友谊赛。两人打算等樱井回来后再打电话给司机来接他们回家。

樱井去足球社的时候松本最后打扫了一次宿舍。虽然其实是毫无必要的,但松本就是有点强迫症,总觉得住了整整三年的地方,走的时候必须是干干净净的。

他拿着拖把开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门边层层叠叠的行李。松本赶紧扶稳了,可最上面的那个大包还是掉了下来。里面的东西散落了一地。

“翔君真是的,平时挺细心的一人关键时刻就不管用,整理个包裹都会忘记拉好拉链。”松本自言自语地吐槽,顺手把掉出来的东西一件一件塞回去。

幸好包里都是些笔记本文件夹之类的东西,倒也摔不坏。松本还在其中看到了一本相册。

樱井这家伙,还真是喜欢拍照呢。这么想着,松本打开了相册。相册里是他们大学时拍的照片,按照时间排序的,每张下面都细心地标注了日期。

第一张的时间是两年多以前。照片上是脸红红的睡着了的松本润。

松本回忆了下,这个日期应该就是他请樱井吃烧烤,樱井说松本喝醉强吻他的那天。

“原来你这么早就开始痴汉了呀,真可怕。”松本腹诽着,嘴角却越扬越高。

然后是他们宿舍各种活动时的照片。抽鬼牌输掉一脸沮丧的相叶雅纪;一起聚餐时也一直拿着手机玩游戏的二宫和也;走到哪睡到哪的大野智。当然还有约会时小情侣恩恩爱爱的自拍照。

最后是学园祭时候的照片。五个人带着微笑在舞台上闪闪发光。

松本想起那一天还有个小插曲。

樱井兴致勃勃地带着照相机说要好好给舞台上的大家拍照留念。

结果相叶一脸疑惑地问:“可你不是也在舞台上么,你要怎么拍?”

樱井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一茬,估计也是被自己蠢哭了,他笑得一脸尴尬:“我去拿给我们足球社的平野君,让她来给我们拍。”

听到平野美奈子这个名字,松本居然觉得一股醋意翻涌而上,他咬牙切齿:“你说你要拿去给谁?”

樱井立马小心翼翼地改口:“我去拿给我们足球社的后辈。”

现在看来,这位后辈的拍照技术,真的挺不错的。


再往后翻,相册里就都是空白页了。

松本合上相册,正要把它装回包里,忽然瞥见相册的最后一页上似乎还放了一张照片。

松本又把相册翻开,他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拍照的地点松本异常地熟悉,他在那里住了整整十多年。

那是向日葵育儿设施主楼前的一块草坪,照片上两个小男孩搭着肩微笑,一个脸圆圆的像个小包子,另一个大眼睛嘟嘟嘴五官和樱井一模一样。

一点也没变呢。

原本以为自己连他的脸都忘了的那个男孩子忽然重新浮现在松本的脑海里,连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记得无比清晰。松本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和樱井小少爷的初遇,并不是大学报道那天在915宿舍,而是追溯到十多年前,在向日葵育儿设施,是樱井陪他度过了人生中最绝望的一段时光。


松本记得那时候他刚进孤儿院,一直哭一直哭,总是说着“这世界上没有人要我了”的时候,那个差不多和他同期的小男孩一脸小大人模样地拍拍他的肩,安慰他:“没关系,没关系的,松chan,以后你有我,我罩着你。”


松本记得那时候院里面玩捉迷藏,只要是那孩子当鬼,总能一下子就找到他。松本问他为什么那么快,他自己也困扰地抓抓头说:“我也不知道啊,凭着直觉一找,松chan就等在那里了。”


松本记得那一天他们坐在草坪上聊天,松本说:“我最喜欢游乐园里的摩天轮了,以前爸爸妈妈在的时候,我们每周都去玩,升到最高的时候看下去,超级漂亮的。”

那天那个小男孩对他说:“我讨厌游乐园,也讨厌摩天轮。因为我的妈妈是在游乐园里的摩天轮下面,抛弃了我。”

松本第一次看到那个一直很淡定的小孩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游乐园的。”


松本用手缓缓抚过照片上樱井的脸,他忽然想起来他被樱井告白的那天,那个星光璀璨的晚上,二宫对他说:“樱井君呢,他总是给我一种什么都会为润君做的感觉呢。”

原来是真的。

原来你从未食言。

原来从头到尾,你都有在好好守护我。

一颗眼泪掉在相册上。松本拿手抹掉了它。他合起相册装回包里,转头看向窗外,初春的阳光已经不像冬天时那么冷淡,开始泛起了丝丝暖意。

“一直以来,谢谢你守护我,那么从现在起,换我来守护你。”松本无声地对自己说。

这个承诺,他可能永远不会对樱井说出口,但他会一直做到。


宿舍门被推开了,打完球的樱井汗津津地进来了,他笑容满面地说:“我回来啦。”

松本润对樱井翔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欢迎回来。”




正文完。




小少爷的过去正文里没法详细提及,会放在番外写。

估计会很虐,大家慎入。到时候不要给我寄刀片哦。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