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破茧(下)

915纪事 翔君番外

及其狗血,虐,逻辑死

独立成篇,和正文风格反差巨大,慎入

OOC,请勿代入真人

正文全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


樱井俊第一次见到樱井翔是在电视新闻上,当时他的名字还叫作神山悟。

新闻的内容是女子神山留美死亡,幼子与尸体一起生活了一周,直到邻居闻到恶臭报警,警方已介入调查。

同樱井俊一起看新闻的阳子微微皱起眉:“我觉得神山留美来信说的事情可能是真的。你最好还是确认下吧。



樱井俊收到神山的来信是两周前,这是他第二次收到她的来信。

第一次恰好就是六年前,信里说樱井俊在商业酒会上醉酒后强迫自己与他发生了关系,她怀孕后诞下一子,但无力抚养,希望樱井将孩子抱回去,并补偿她一笔额度颇大的精神损失费。

当时樱井根本没有信,他对此事毫无印象,并且对自己的酒品也有信心,绝对做不出这么禽兽不如的事情。他甚至把信给了夫人阳子看,还吐槽说:“现在的骗子真是越来越没技术了。”

然而,他没想到,六年后,他居然会再次收到神山的来信。
可能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神山在信上说:“六年前,我欺骗了你,并不是你强暴了我,而是我一时鬼迷心窍对你下了药。生下孩子后,还想敲诈你一笔钱。我不知道当年你为什么这么绝情不要他,但我现在时日无多,我希望你能带走他。他跟着我受了很多苦,但他是个好孩子,真的。”

樱井俊仍然把这封信给了阳子,但这次他有点犹豫,神山在信上留下了自己的地址,樱井俊觉得自己应该要去看看,但他又隐隐担心这是不是会是什么陷阱。

在他还在纠结的时候,电视上播出了这段新闻。

画面上被警察抱着的男孩被打了马赛克,但还是看得出他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特别瘦弱,虽然新闻字幕打了6岁的字样,但看起来顶多三四岁的样子。他对抱着他的警察又踢又打,嘴里发出不成声的尖叫。

樱井俊心紧紧缩了一下,他无法想象,如果这真的是自己的孩子,他要怎么面对他。


看樱井俊盯着屏幕没有理会自己,阳子继续说:“去吧。这事情你也是受害者,我不会怪你。如果是真的,就接回来吧。不管那孩子现在是怎样的,他还小,我们好好教育的话,总能把他引向正途的。否则这样下去,这孩子真的太可怜了。”

樱井俊眼睛发酸,他紧紧拥抱住他的妻子:“谢谢你,阳子。”


2


樱井俊去到了神山留美给出的地址,但那里早就已经是人去楼空的状态。

而这种惊人的豪门丑闻,他当然无法名正言顺的调查。等他辗转调查出神山悟被送去了向日葵育幼设施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樱井俊和阳子去了次福利院,找到院长希望能和神山悟做一次亲子鉴定,但他们希望不管结果如何,一切事宜都必须保密,而相应的,他每年会提供福利院一笔捐助。

院长带两人来到活动室,隔着窗户将小悟指给他们看。小悟正趴在桌上看一本图画书,偶尔老师过来和他搭话,他就笑眯眯地回应。他的状态和新闻里看起来判若两人,樱井俊悄悄松了口气。其实从见到小悟的第一眼起,樱井俊就基本已经确认了那就是自己的孩子,因为他和小时候的自己长得基本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不出所料,亲子鉴定的报告书验证了这一点。


两人联系了院长打算把小悟接回家。

正式见面的时候樱井俊觉得比去谈一场上亿元的生意还紧张,他手心里全是汗。

小悟听到院长说“你爸爸来接你了”之后却只是垂下漂亮的眼睛一言不发。

樱井蹲下身去看着小悟,语气不知怎么的有些僵硬:“跟我回去吧。我会给你最好的生活环境,最好的教育,你会活得比在这里开心很多。”

可是我在这里明明已经活得很开心。小悟默默在心里说。他抬起头去看院长:“我可以不去吗?”

院长摇摇头:“樱井先生是你的亲生父亲,他会对你很好。我们都是为了你好。”

“那我可以经常回来玩么?”

“不行,你回家后,会有新的名字,新的身份,你不能再回来,也不能提起以前。你要记得,你从一出生起,就是樱井家的大少爷,我是你的爸爸,”樱井俊指了指阳子,“她是你的妈妈。”

小悟抿抿嘴,又抬头求救地看着院长。

然而院长只是对他坚定地摇了摇头。

他低下头去,过了许久,才低声说:“我想和润君告个别。”

樱井俊摇摇头,他有些怕小悟见了朋友就反悔了:“别去了吧,反正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小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反身就往外跑。

院长眼明手快一下子拉住他抱起来,对他说:“你跟你爸爸回去吧,我会替你和润君说的。”说着,把他放到了樱井俊的怀里。


坐上豪车离开的时候,小悟觉得自己胸闷的难受,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3


樱井俊对外的说法是,为了给老人作伴,一直放在夫人海外的实家抚养的长子樱井翔回来了。


樱井俊把家里重新布置了下,小翔的房间有心地被装修成童话王国的样子,他牵着小翔第一次走进去的时候,小翔忽然在门前顿出了脚步。他蹲下身看着小翔问:“你不喜欢么?”

他觉得当时小翔的的表情带着惊恐,樱井俊以为是错觉,因为下一瞬间,小翔就扬起了灿烂的笑容对他说:“我喜欢的。”

樱井俊预料中的很多困难一个都没有出现。小翔适应得很好。

他学习能力很强,家庭教师教的东西能很快理解还能举一反三。他很有礼貌,所有人和他讲话他都会笑眯眯的回应。樱井俊有时会带他去参加一些上流的宴会,他也总是紧紧跟着自己,从来不会乱跑作出让人头疼的举动。

小翔太乖了,反而让樱井俊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可他又实在想不通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直到有一天,吃完晚饭的时候,小翔突然开始呕吐,吐出来的刚吃下去的食物里混杂着一点点黑色的液体。

樱井翔立刻找来了家庭医生,诊断的结果是胃出血。

家庭医生疑惑地皱眉,说:“他胃一直不好,应该会经常不舒服,你们不知道么?”

小翔从来没有说过。

等小翔情况稳定下来后,樱井俊终于可以好好问问他:“你不舒服为什么不告诉爸爸?”

小翔只是一如既往地对他笑笑:“可是我没有不舒服啊。”

樱井俊觉得自己第一个问题就一拳打在棉花上,无法再继续了。


迫于无奈之下,樱井俊在小翔的房间里安装了监控。

然后他发现,问题远远不止于此。

小翔几乎整晚整晚的睡不好,他有严重的失眠。哪怕睡着了也会很快被噩梦惊醒,他会坐在床上,在黑暗里一动不动地发呆。

樱井俊觉得难过的要命。

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孩子在没有他的岁月里经历了什么。

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他终于有一天半夜不顾阳子的阻止,在小翔又一次惊醒开始发呆时冲了进去。

樱井俊抓着小翔的肩膀,一连串地问:“告诉爸爸你怎么了?为什么睡不着?你做了什么梦?你到底在想什么?”

小翔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忽然开始浑身痉挛了起来,他艰难地吸着气,却还是无法呼吸,渐渐失去了意识。

小翔过度呼吸了。

樱井俊一拳打在床上:“混蛋!”

可连他自己也分不清,他骂得到底是谁。


樱井俊给小翔请来了心理医生,然而收获也不大,只是说这孩子极度缺乏安全感,并推测出可能是他这住的这间童话般的屋子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负担。

于是他尝试着让小翔搬入了一间风格简约的房间。小翔失眠的情况的确改善了很多,被惊醒的频率也降低了。

可樱井俊怕刺激到小翔不敢再问任何敏感问题,他不知道小翔的心结到底在哪里,他总是不自觉地唉声叹气。

阳子看樱井俊这样,和他一起商量后,提议道:“你是他的亲生父亲,你只管宠他就好,时间长了,他总会产生安全感的。不要担心他被你宠坏,所有的引导和教育,交给我来做。”


4


小翔觉得最近樱井俊怪怪的。

没事情就跑过来亲自己几下然后问他想不想去哪里玩,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只要自己摇头就会用一种特别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每天花大把的时间想怎么应付樱井俊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连家庭教师都说他成绩退步了不少。

樱井俊在实行宠儿狂魔计划几个月后,看到了收获。

那一天,他告诉小翔他要去出差一个月左右,小翔只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但樱井俊分明在小翔眼里看到了一点点不安和不舍。

樱井俊出差的时候正好是暑假,身为大学教师的阳子放假在家。平时帮忙带孩子的女佣家里出了事回老家去了,家里的两个孩子都由她亲自照顾。

小翔不擅长和女性相处。尤其这位女性还是他名义上的母亲,可能是亲生母亲带给他的阴影实在太大,让他与这位所谓的母亲相处起来更是紧张万分,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做错了什么。

家里还有另一个女性角色,他两岁的妹妹小舞。

小舞对小翔的接受度一直很低。因为一直是家里的独女,掌上明珠般的存在,但自从家里来了个哥哥,父母对她的关注度一下子就降低了,尤其是父亲,这些日子一直围绕着哥哥团团转,完全不关心自己的感受。

小舞总是抢小翔手里的东西,玩具也就罢了,她连小翔手里的书,也不管自己看不看得懂就是要一把抢来。

她有时候会童言无忌地对小翔说出很过分的话:

“我不要你当我哥哥。”

“你不要抢走我的爸爸妈妈。”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我家里。”

“你走。”

小翔从来不反驳,他听之任之,甚至隐隐觉得小舞说的都是对的。

而阳子,每次看到兄妹俩的战争(单方面的),从来都只是冷眼旁观。

那一天,小翔不知道又有哪里惹到了小舞,小舞又对着他哭闹起来,拿起各种玩具砸他。他被逼的不断向后退,最后撞到了墙角的装饰架,架子上巨大的石膏雕像晃了晃,向他的头上砸下来。

小翔一瞬间懵了,傻傻地站着一动不动。

他突然被圈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听到雕像砸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还有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他的脸上。

他震惊地抬起头,看到阳子头上和手上都在流血,她手臂上被雕像划出的口子特别长,鲜血不断地汩汩涌出。

小翔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阳子丝毫不管自己的伤口一把抓起小翔就扔到沙发上,冲着他双手叉腰恶狠狠地说:“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最讨厌你这种懦弱的眼神。你是个男孩子,怎么连你妹妹都搞不定?我是你的妈妈,我保护你,天经地义,是应该的,但是,我希望你能够靠你自己,成为勇敢有担当的人,不要畏畏缩缩的,人生里妖魔鬼怪那么多,一一打到不就好了么?”阳子指指被吓傻了的小舞,“像这种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你打她一顿,她不就听话了么?教育妹妹,难道不是作为哥哥应负的责任么?”

小翔被狠狠地骂了一顿,可奇怪的是,他却一点不觉得可怕,反而前所未有的安心。他觉得他身体里有什么错位的部分开始一点点归位了,也说不清是为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眼睛热热的,有什么他以为已经不可能从他体内分泌的某种液体,一点点从他的眼眶里渗了出来。


后来。

人生里妖魔鬼怪那么多,一一打到不就好了么。

这句话成了樱井翔的座右铭。


5


光阴飞逝,小翔一点点长大。

幸福的回忆逐渐增多,他已经很少想起那些遥远的童年记忆了。

樱井翔一直有偷偷地去看松本润,只是站得远远地看他。

不管交到多少朋友,松本润对他来说,一直是特别的。

他看到松本总是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在向日葵主楼前的草坪上看书,他仿佛不需要朋友,一个人就可以过的很好。

直到有一天,松本的身边第一次出现了另一个人,他叫二宫和也,从此,松本润的笑容变多了,两个人总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打打闹闹。

再后来,他打听到二宫和松本同他一样考入了K大。

樱井翔敲了敲樱井俊书房的房门走进去说:“爸爸,我能拜托你件事儿么?”

樱井翔要求越多就越开心的樱井俊乐开了花:“好啊,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天上的星星我都能想办法给你摘下来。”

樱井翔被父亲夸张的言辞弄得满头黑线:“大学开学后,我想去住校。”

“没问题啊。”樱井俊点头。

“宿舍抽选的时候,我希望和两个人成为室友,一个叫二宫和也,还有一个,叫松本润。”




番外篇 完。


到此915宿舍相关就全部完结啦。

让我想想下一篇写什么好呢。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