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之 第一案:重现的六瓣樱(1)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紧急联络专用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山风组合的五人刚录完自己的冠名番组。

今天轮到相叶雅纪负责待机,他接起电话前飞快地吐了个槽:“早知道今天不爬墙了,白白浪费了体力。”

“案件资料已发送至邮箱。”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

相叶撇撇嘴,本来还想明天休个假,看来要泡汤了。

他招呼其他几个人,说:“今天想吃明太子了。”

这是他们的暗号。

其他几个人点点头,约了老地方见。



所谓的老地方是六本木一间普通公寓楼的顶楼,看起来只是普通公寓的样子,其实是他他们A组的办事处。

A组隶属于国家安全属,是政府专用特工机构的其中一组人员,专门负责调查,抓捕不能交由警署处理的恶劣性极高的机密案件。A组成员为五人,分别是擅长实战的队长大野智,负责情报和协调的樱井翔,狙击手相叶雅纪,黑客二宫和也,以及制定整体作战方案的松本润。

除了这份高度机密的职业,五人还有另一个人尽皆知的身份,高人气偶像组合山风的成员。

他们之所以偶像出道是应了上级东山先生的要求。他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长期沐浴在镁光灯下的人反而不会被怀疑。但其实五人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东山的恶趣味罢了。

但不得不说,他们这份兼职的收入很可观,还没有经纪公司抽成,所以五人也就毫无怨言地做到了现在。



打开电脑,果然邮箱里静静躺着一封未读邮件。

二宫首先点开了图片。

图片上一个肥胖的男人背对着窗户趴在办公室的地上,门看起来锁着,窗户倒是开着。办公室里的书桌上放着的吃剩的夜宵和一本书,拍照的时候感觉上有风,因为书桌上翻开的书的书页被吹起来了。

二宫又点开了其他几张图,都是以不同的角度拍摄的同一场景。

“靠,我们什么时候连这种普通杀人案件也要负责了,这种不是应该都给警视厅处理的么?”松本皱起了他的浓眉。

“这不是普通的杀人案。我对这房间的布局有印象。这应该是国会议员办公室。”樱井靠在墙上盯着显示器。

二宫打开邮件附的说明文档。

果然如樱井所言。死者是国会议员城田清。政府目前因怀疑他贩卖机密资料而正打算调查他。但他昨晚凌晨左右因二氯化碳酰中毒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办公电脑内的所有资料被清空。报案者是他的秘书,秘书声称今天早晨上班时看到城田先生办公室房门被反锁,敲门也无人应答,但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议城田先生必须参加,因此向议长申请了备用钥匙开门,就发现城田呈现照片中的姿态,已经身亡。之后,警方调查过楼道的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员。所有巡逻的保安人员也说当晚没有看到任何可疑人员进入。

“阿啦啦,你们觉不觉得我们上头越来越懒了,这么点信息就想打发我们了,真是什么线索都不留给我们啊。”相叶摊摊手。

“自己查呗。”二宫用A组权限进入了公民数据库,调出了城田清的相关信息。

城田的履历很漂亮。著名大学政法系毕业,之后直接进入机关工作,后多次参与选举,连续五年担任国会议员。

他妻子城田优子在警视厅工作,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城田志就读于Z大化学专业,女儿城田玲奈刚刚小学毕业。

“城田优子......这名字我在一个月前的报纸上看到过。标题是警视厅警员城田优子半夜车祸身亡。我记得肇事者是一名醉酒的卡车司机,已经被捕了。”樱井回忆起来。

“这时间点有点太巧了吧......”二宫和松本异口同声。



这时,相叶身上的联络电话想了起来。

看了眼号码,相叶说:“是东山先生。”说着,直接开了扩音。

“你们资料看得如何了?”

“boss,你这也太急了吧。我们才刚读完你就来催了。”二宫吐槽。

“上面觉得这案子很重要,希望尽快破案。他们催我,那我也只好来催你们了。”东山纪之笑道。

随后他话锋一转:“松润,方案有了么?”

松本整理了下思路:“就目前而言,线索太少了。我想通过接触城田的亲属打听一下城田最近的人际关系,然后还需要去国会实地调查下。”

“嗯,国会相关人员也有嫌疑,如果打了报告再去查很可能会给他们销毁证据的时间。所以你们直接潜入调查吧。”

“了解了。”松本点点头,他看向樱井:“翔君,你明天起乔装接近城田志,套一下话。”

“欸......”樱井垮下肩膀,“又是我变装啊。”

“你想选择飞檐走壁上40楼的议员办公室探查?”松本挑眉。

樱井乖乖地闭嘴了。

“那nino,leader,和aiba酱一起准备一下,争取明天夜里潜进议员办公室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线索,再看一下监控是不是被做过手脚。”

“没问题。”二宫和相叶立刻答应下来。

“我随时都在待命,你们有任何问题都及时联系我。”松本说完,就想切断电话。

“欸,等等。”东山插了句话,“我怎么只听到四个人的声音,你们哪位‘沉睡的狮子’leader呢?”

“那位沉睡的狮子还在睡,等他醒了我会转告他的。”松本朝沙发角落瞥了一眼。



第二天,Z大校园里来了位丰乳细腰颜值爆表的大美女。

拎着小红包化着可爱系的妆容走在路上,男同学的回头率高达90%,还有10%......大概是gay吧。

她在城田志就读的化学专业外徘徊了一会儿。很快就有一群学生来搭讪:“同学,之前好像没见过你呀?”

女生的羞红了脸低下头:“我......我来找城田志君。”

“欸?你是他女朋友?”

“不,不是的。”女生用力摇摇头,双马尾甩起来戳了一堆人的萌点,“我......我就是暗恋他很久了......今天早上看到新闻说他爸爸出事了,我怕他伤心过度......就想来和他告白,再鼓励一下他......”女生实在太过害羞,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都快听不见了。

“城田已经好几天没来学校了,今天看起来应该也不会来的。他也真的是挺惨的,不久前他妈妈刚过世了,现在爸爸又......”

“欸?她妈妈也......”女生状似惊讶地睁大了本来就很大是眼睛。

“对呀,”另一个男生补充,“一个月前车祸去世的,后来城田就一直心不在焉的,然后差不多一周前,他突然就不来学校了。”

“这样啊......那看来我见不到他了......”女生失望地那头埋得更低了。

“欸,别伤心,等他来学校了,我们立刻告诉帮你转告他,让你们见面。”

女生还是有些忧郁:“可是,万一他不肯见......”

“没事,等他来了,就算是压,我们也会压着他来见你的。给我们个联系方式吧,等他来了我们就联系你。”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女生深深地鞠了一躬离开了。

她走出校园,一路回到六本木公寓。进门口把假发一甩,樱井冲正在待机的松本抱怨:“天,真演的恶心死我了。”



另一边,白天对于国会的防卫和地形偷偷勘查完毕,准备万全的大野、二宫和相叶三天当晚就开始行动了。

他们轻而易举地避开保安,沿着墙外裸露的水管向上爬行,速度极快地到达了40楼城田办公室的窗口。

窗户从内部被上了锁。

大野拿出一根极细的铁丝,三两下就打开了窗户,纵身一越跳了进去,二宫和相叶也紧随其后。

进屋后,三人迅速对办公室开始勘查。

“不愧是国会办公室。”相叶突然开口,“周围所有楼的楼顶都不能狙击到这间办公室,基本视野都是有遮挡的。”

大野也顺着相叶的目光向外望去,收回视线的时候看到窗台上有一个可疑的痕迹:“是滑索。”

“嗯?把话说全。”二宫疑惑。

“窗台上有滑索留下的痕迹,应该是对面楼顶滑过来的。对面楼顶虽然因为太高不能狙击,但正好在使用滑索的范围内。”

二宫点点头说:“知道了,你们继续看看线索,我去查一下监控记录。说着,他拧了拧门把。”

门把巍然不动:“leader,门从外面反锁了,你来开一下。”

大野点点头,随手又从裤袋里取出那根铁丝,轻轻松松开了门。

二宫的速度也很快。

不一会儿,他就回来了:“监控记录果然被动过了,案发当时的画面应该是被删除了,并复制了之前时段的内容替换上去。我拷贝了一份,回去看看是不是能复原回来。”

“也就是说,凶手是从对面楼顶通过滑索滑下来到达办公室,利用光气杀害了城田,从走廊离开,再把该时段的监控记录替换了?”相叶推理道。

二宫摇摇头:“不对,矛盾点太多了。首先,现在是夏天,国会办公室肯定开着空调,窗户是关着的。那为什么凶手可以从窗户进来,如果凶手是撬窗进来的,城田怎么可能没有发现?退一万步讲,就算城田眼瞎了没发现让凶手得手了,光气中毒潜伏期至少15到30分钟,他怎么可能不叫救援不报警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去死?而且第二天秘书声称办公室的门是从内部上锁的,他是怎么出去替换监控的呢?更何况,真的有人有能力能滑行能开锁能不知不觉杀人又能做到替换监控的么?这也太全能了。”

三个人都沉默了。

“我们先回去吧。等nino再对监控数据进行还原,等sho那边接触到城田亲属有了新情报后,我们再分析吧。”大野又环顾了下四周,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后提议。

二宫和相叶点点头,三个人快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