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之 第一案 重现的六瓣樱(2)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案发第三天早晨,正当五个人要对昨天各自的调查结果开会共享时,樱井接到了来自Z大同学的电话。

他立刻把声音提高八度变成甜美的妹子音:“真的吗?真是太感谢你了呢。我现在就过来。”

相叶觉得冷似的撸了撸手臂:“sho酱,你这刚睡醒的浮肿的脸外加一头乱发,配上这音色真是太有震撼力了。”

二宫和松本捂着嘴笑弯了腰。

只有大野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樱井瞪了相叶一眼,说了句:“这会等我回来再开吧。”就默默化妆去了。



樱井在Z大化工学院教学楼外的湖边见到了城田志。

樱井心中暗暗想着那群男大生倒也是挺有情趣的,帮他们约在了这样一个浪漫的地方。

樱井观察了一下城田志。他是标准的理科生模样,穿着有点皱巴巴的T恤和运动裤,不知是刚上完课还是接下来有课,背了个大大的双肩包。背微微驮着,感觉上显得不太自信。

他有些尴尬地抓抓头,一副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最后憋出一句差劲的开场白:“我同学们一定要我来见一见你。”

樱井脸红扑扑地低下头,娇羞地说:“我叫武井翔子,是隔壁K大的学生,我......我从上学期无意中看到你开始就喜欢上了你......就一直偷偷看你,但不敢说.....”

城田志的脸一下子红了,他稍稍抬了下手,又换脚挪动了好几次身体的重心,也没想出要怎么接话。

樱井忽然产生出一种调戏小弟弟的负罪感。

但工作就是工作,他还是继续说下去:“我电视新闻上看到了你父亲的事情......我就想鼓起勇气来跟你说句,节哀顺变。”

樱井敏感地发现,在他提到父亲两个字的时候,城田志的手抖了一下,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我和我父亲的关系并不好,没什么好节哀的。”城田语气冷了下来。

“欸?啊,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经常看新闻听到城田先生提到家里人,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好......”樱井诚惶诚恐地把头埋得更低。

“表面文章罢了,他对家里一直不管不顾的,连我妈......”说到这里,城田志也自觉对陌生人失言了便没有说下去。

“欸,城田先生还常说你会去议员办公室给他送食物之类......”

“他的办公室,我从来不去的。”城田的语气有点急迫,没等樱井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

“啊......真的对不起,我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让你伤心了......我真的是太没用了......还有你母亲的事......我昨天听你们同学说了......无论如何,请振作起来!”

樱井偷偷观察城田的反应,提到母亲的死,城田倒是切切实实地露出深切的哀伤来。

城田点点头,说:“谢谢你,我会的。”

樱井继续低着头娇羞地安慰他:“你放心,你母亲的案子很快就破了呢,这次肯定也一样的,凶手很快会被捕的......你一定不会有危险的。听说国会议员办公室都是有监控的,肯定已经拍到凶手了......”

“监控?”城田嘴唇有些发抖。

“我也就是听说。不过城田君既然不去那边的话,肯定不会被怀疑啦......啊,你看我真是太不会说话了......不管关系多差,他都是你父亲啦......真是太失礼了。”樱井慌慌张张地道歉。

“我,我还有课,我要先走了。”城田看看手表,皱着眉头,也不等樱井回答,就急急忙忙地回头要走。

“啊......城田君......”樱井伸出手羞答答地拉住他的衣角,“能交换下电话么?”

城田停下来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樱井看到他手机上挂了两个挂件,一个是大写的英文字母K,另一个只剩一根挂绳,上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呀......你的挂件......”

“不知道掉哪里了吧。”

交换了电话,城田去往了化工学院教学楼。



樱井不紧不慢地回到据点,把五个人召集到客厅:“我们可以继续开会了。”

“你打听到些什么?”松本摊开了他的笔记本。

“凶手就是城田志。”樱井肯定地说,“太明显了,一眼就能看出来。接下来就是找证据。”

不料二宫摇摇头:“不可能。城田志是个彻底的外行人。这个案子他做不了。”他把昨天他们的调查结果告诉樱井,并补充道:“我昨天回来后重新解析了监控,视频替换的手法相当专业,连我都无法恢复。”

樱井听后皱眉:“可按你们说的调查结果,如果是专业人员做的,不也是一堆矛盾点么?这案子光靠专业人员也做不了啊。”

大野慢悠悠地开口:“单独都不行的话,会不会两方打了配合呢?”

这话仿佛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二宫和樱井又看了一眼城田议员死亡的照片,一瞬间找到了突破点,他们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窗户。”

“窗户怎么了?”相叶迷茫了。

“如果光气是慢慢释放出来的话,从吸入毒气到毒发,有一段时间的潜伏期,人会渐渐觉得窒息。并且光气是有腐草气味的,城田会开始觉得办公室内有异味。”樱井说到这里,喝了口水。

二宫接着他的话继续:“一般处于空调房间的人,在这种状况下会做一件事情。”

“开窗!”相叶激动地一拍玻璃茶几。

松本心疼地拿餐巾纸抹了抹留下了相叶指纹的茶几:“城田议员是开了窗打算走回去时毒发的。因此他背对着窗户倒在了地上。然后,另一个人通过滑索从窗外进来,他删除了办公电脑上的文件。”

“可是城田志为什么要协助外人杀死自己的父亲呢?”相叶疑惑了。

“城田志的动机应该和她母亲的死有关。”樱井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但他似乎并不知道国会办公楼走廊上有监控,我告诉他有监控后,从他的表现来看,他一定以为自己被拍到了。如果是协助的话,他不可能不知道有人会替他修改监控数据。所以他很可能只是被利用了。”

松本刷刷刷地把这些关键点都记在笔记本上。

他看了看自己的记录,总结道:“那现在,还需要调查的就是这几点。首先,城田志是怎么用光气杀死城田议员的?”

相叶一脸兴奋地搓手:“我去查城田志犯案当天的日程。”

松本点点头:“然后是城田志的具体动机。如果说城田优子的死不单纯的话,我们需要查到她为什么被杀。关于这个我在警视厅有朋友在,我可以去打听一下。”

二宫整理了下思路:“我有个疑问。目前能确定的是城田志实施了杀人。因为案发现场门是从内反锁的,那可以判断不明人员A删除了电脑资料后是从窗口爬下去离开的,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需要去到监控服务器室替换监控数据。那个人是怎么进入的?安保人员声称当晚无人进入,说明既没有看到城田也没有看到其他人员进入。如果说负责替换数据的是专业人员的话,避过保安还是可能的,但是为什么所有安保人员都没有看到城田志?”

松本说:“我会问东山先生去要安保人员的巡视线路图。”

顿了顿,他问:“还有什么问题么?没问题的话我们散会吧,等这次的调查结果出来后,我们再讨论。”

樱井抬手示意他有话要说:“我做的新闻节目明天有个采访,地点正好是国会,我可以趁此机会再实地调查一下。”

“OK。”松本点头,又在他的笔记本上记下一笔。




相叶雅纪带着墨镜和口罩在城田家所在的高级公寓楼下徘徊。

公寓保安已经把他当成可疑人员观察了很久。

相叶坐在公寓前花园的花坛边,愁眉苦脸。他一时冲动应下了对城田志的调查,可是他对于从哪里开始调查根本没有考虑好,切入点到底在哪里呢?

他坐在花坛边唉声叹气,看手表的指针一圈一圈地转过去。

没想到他纠结了这么久,线索却得来得毫不费功夫。

两位穿着品味不凡的女士从公寓楼上下来,在相叶面前的花园里散步。

事实证明不管看起来多高雅的人,都是拥有一颗八卦之心的。

两人聊起了最近领居家发生的这起案件。

“没想到城田先生居然也去世了,城田家这是犯了什么神明了吧。”个子比较高的长卷发的女士说。

另一位个子娇小的女士接话道:“不过我倒是不太同情他,城田这人不怎么样,挺虚伪的。生活中和电视上简直两个人。”

“哦?”

娇小的那位继续说下去:“我在心之料理亭经常遇到他,感觉他也挺喜欢那家店的料理的,我看他对店员的态度经常不太好,偶尔上菜晚了还会骂脏话。”

“这样啊......倒真是想不到。”长卷发的女士话题一转:“不过那家料理亭真有传说中这么好吃么?我一次都没机会去呢。”

“好吃的,尤其是招牌豪华套餐,物超所值啊。”

话题渐渐转向了美食方向。

相叶听着听着,肚子“咕—”地叫了一声。

他摸摸自己的胃,有点饿了呢。

秉持着饿着肚子不会有工作效率的原则,相叶打算先去吃点东西。

脑中浮现的第一个选择就是刚刚被提到的心之料理亭。

他通过手机APP找到了店的所在位置,距离很近。相叶步行了过去。

进入店里找位置坐下,他便点了那份评价甚高的豪华套餐。随后觉得店里有些闷,便下意识地摘了帽子和口罩。

“Kya—”店内立刻传来一群女孩子的尖叫。

完了。忘记自己还有个知名偶像的身份了。相叶一头黑线。

露出标准的营业式笑容又是握手又是签名地终于打发掉那群女孩子后,相叶点的套餐也上桌了。

“啊,真好吃。”相叶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盯着手里的套餐,渐渐萌生出了一种熟悉感。这个摆盘,这个餐具的设计,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

他盯着看了很久,终于回忆了起来。

这和提供给他们的资料照片上,放在城田清办公桌上的那份夜宵,是一模一样的。

相叶一出店门立刻联系了松本:“松润,你让东山先生联系警署查一下,案发当晚来心之料理亭购买料理外带的所有人。我看过这家料理亭店内安装有监控,应该直接问老板调出来看就可以。”





———————

我干啥要作死写这么烧脑的文😂
如果有逻辑问题欢迎告诉我,我会在能力范围内尽量整改的......
估计这篇更得肯定比上一篇慢,速更是不可能了😂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