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个山风的小号

A团团担。本命红色。CP以翔润/润翔为主,无雷。所以可能会写出任意CP的文,请注意tag。

【虹/竹马】山风档案 第一案 重现的六瓣樱(3)

OOC预警

表面是偶像团体
本质是国家特工团
虽然标了CP
CP相关应该很少,基本无差
(leader是属于鱼的)


不会有肉

渣逻辑



其实只是想写5人耍帅而已


前文

1-1 1-2





松本约了表弟生田斗真在一家酒吧的VIP包厢见面。

他半句废话不多说,直接开门见山地问:“看档案了么?”

生田委委屈屈地皱眉:“大哥,我觉得我总有一天会被你害到被开除的,这次我差点就被大boss,也就是你爸爸发现了。”

“废话少说。告诉我结果。”

“城田优子生前最后的工作内容保密性非常高,我调出档案配合着她的工作记录看了。但也不是特别清楚。

她在调查的似乎是个反政府武装组织,但那个组织具体的信息我查不到。她关于此次调查最初的一份工作记录是在去世前一个月写的。也就是说,她仅仅调查了一个月,就被撞死了。

肇事逃逸的司机第三天就落网了,现在看守所等待判决。那个司机的履历我看过,感觉很普通,一直做运输的,没什么特别。”

松本似乎对生田的调查结果并不满意,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生田:“就这么点信息?别的没有了?”

“真的没了。”生田苦着脸摇头,“这已经是我能调查到的极限了。

松本喝了口酒,也不说声谢谢,起身就打算买单离开。

“欸,等等。”生田叫住松本。

松本回过头一副老子很忙有话快说的样子。

“我今天翘班来和你见面,溜出来的时候被大boss逮个正着。我只得招供是你找我喝酒。大boss让我问你,你还打算玩多久?”

“玩?”松本挑起一边的眉毛,“我的所有工作,明的暗的都好,从来没有抱着玩的心态。你替我转告他,我不会走他替我铺好的路的。”

说完,松本戴上墨镜头也不回地从酒吧出来,外面阳光正好。




樱井同摄制组一大早就到了国会大厦。

采访完相关人员后,大家正要离开,樱井忽然一摸领带:“呀......”他短促地叫了一声。

“樱井桑,怎么了?”工作人员关切地问。

樱井皱皱鼻子撇撇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领带夹不知掉哪里了。这是我妈给我的生日礼物,掉了她肯定得杀了我。我得去找找。”

工作人员看着这位精英偶尔露出的孩子气,都被逗笑了,纷纷说:“我们帮你一起找吧。”

“太谢谢大家了。”

众人一起按照采访的路线又走了一遍,从前厅到议长办公室,连电梯里都没放过,蹲在地上仔仔细细找,最终还是樱井自己找到了,他举起手里金光闪闪的领带夹,眼睛亮晶晶的。他又一次向大家鞠躬道谢:“今天真是太麻烦大家了。”




六本木公寓,下午两点。

松本一脸大佬模样坐在沙发上,挂了电话后,冲相叶竖起大拇指:“aiba桑这次真是太给力了,心之料理亭的监控的确拍到了城田志那晚买了外带的豪华套餐。”

相叶比了个小树杈笑得见牙不见眼:“看,我除了运动神经过人以外脑力也是OK的嘛。”

二宫盯着手机屏幕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嘴里还不忘了反驳:“我看这应该不是你的计划,只是饿了跑去吃饭然后偶然发现的吧。”

正中红心。相叶无言以对。

二宫单手玩着手机,另一只手拖动鼠标把照片上城田议员办公桌上的残羹剩饭放大,与心之料理亭店内豪华套餐的图片进行了对比。

“果然是一样的。”相叶开口。

“不一样。”二宫终于放下了手机,“比店里的图片多了个水杯。”

二宫再次放大了照片:“看起来基本没喝过,就是普通的水。”

“这个套餐里既有味增汤又有果汁,再送水不觉得有点多余么?”松本微微眯起眼睛。

相叶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断后说:“店家说豪华套餐的外带不会送水。”

“会不会是城田议员自己倒的水?”松本摸着自己的下巴,他思考时的动作和樱井一模一样。

二宫摇摇头,他指着桌子一角,你看这里还有个马克杯,应该是个才是城田议员自己的水杯。餐盘里的这个,怎么看也不像是他自己的。”

“多出来的水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所有的食物连带这杯水明明都已经经过检测,都是无毒的。”相叶有些抓狂地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为了运输光气。”一直沉默的樱井忽然开口了,“二氯化碳酰的沸点在8摄氏度,低于8度的时候呈液态,且不溶于水。这杯水混在食物里一起送去的时候应该是冰水状态,他可以用冰块当容器装液态光气,等冰融化,接触室温的的光气就会气化。作为一名化学专业的大学生,他可以在化学实验室进行相关操作。而且这份套餐内有味道比较重的腌制类食品,会掩盖光气气化后的腐草味,等城田议员闻到异味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相叶大兔子似的蹦跳过去一把抱住樱井:“sho酱,你太厉害了!”

樱井从相叶怀里挣扎出来:“现在的问题就是,城田志是怎么避过所有保安把套餐送到他父亲手里的。”

松本取出一份国会保安巡防规程:“国会安保系统是这样的,一楼前厅有一名保安常驻电梯口,从二楼起,每个楼层都有两名保安面对面巡逻,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后回头继续重复这一过程。一个普通大学生,一路完全没有遇到保安,这几乎不可能。”

樱井盯着资料看了很久后,斟酌着开口,语速比他平时要慢:“抱歉,是我的错。我可能被外行人误导了。和城田志见面的时候,我以走廊里安装有监控试探了他,他表现得很惊慌。我就以为他是因为担心被走廊的监控拍到所以才慌乱了,下意识地就认为他当时一定经过走廊去了城田议员办公室。

实际上,令他惊慌的可能并不是被走廊的监控拍到了,而是会被前厅的监控拍到。

说不定他根本没有上过楼。他很可能只将夜宵送到了楼下,让城田议员自己下楼来取。这样他自然遇不到40楼巡逻的两名保安,而在一楼保安眼里,就成了城田议员乘电梯下楼来取了份外送的夜宵这种司空见惯的事情。”

松本联系了东山,让他重新问一楼保安要份口供,让保安再回忆下案发当晚,是否看到城田议员下楼取过一次夜宵。

松本挂了电话,樱井又说道:“我这次去国会,还有两个收获。

第一,我发现城田清办公室隔壁就是洗手间,洗手间的窗户是一直开着的,而监控服务器室距离城田议员办公室很近。从窗口进来删除电脑数据的那个不明人员可以从窗口爬到隔壁洗手间,然后到达监控服务器室把监控替换掉。对于专业人员而言,这是轻而易举的。同样潜入过监控服务器室的nino,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二宫配合地做了个轻而易举的手势。

“第二,我运气很好地在国会一楼大堂发现了这个。”樱井从西装内袋里取出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个小挂件——闪闪发光的字母S,“我在城田志的手机上看到过同款挂件,是个字母K。当时他说另一个不知道掉在了哪里。看来就是掉在他声称从未去过的国会了。K.S,Kokoro Shirota,他名字的简称。我已经验过了,挂件上留有城田志的指纹。”

“啪”,惜字如金的大野打了个响指,终于说了今天会议上的第一句话,“看来这案子快结了,我终于可以休假去钓鱼了!”

说完,大野就打算回房间补眠,不料被松本拦了下来:“我们第一个会开完了。现在,让我们来开第二个会吧。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办巡回演唱会了,你们有什么想做的方案吗?”

相叶一把捂住自己的脸:“松润,你这两个会议内容相差太大,我一下子情绪调整不过来啊!”










评论(3)

热度(61)